目前日期文章:201207 (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稍後,鴻門宴散會過後。

直到珮君那幫人消失在視線的盡頭,我煩躁的情緒才稍稍平靜下來,尹婕在回台北前又是一個大大擁抱,叮嚀著我要吃好睡好,不要想太多,我點點頭,表示自己會過得很好。

回到車上,從後照鏡裡望著尹婕離開的背影,頓時,軟癱在椅背上鬱鬱難振,儘管悶著不說話,機車男卻也能看出我的心情低落。

「還好嗎?」

我沒說話,眼睛還盯著尹婕開始倒車的那台紫色YARIS

「要不要去兜兜風?」

catpoet870530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06

前往台中的路上,天氣晴朗,我因此忍不住留戀窗外那片蔚藍天空,直到幾乎抵達約定的餐廳,我始終沒有向機車男說明,其實這是一場鴻門宴。

我不想,不想就連機車男那傢伙都擺出憐憫的表情望著我對我說,關小姐,被甩不是妳的錯,那個負心漢會有報應之類的場面話,這種鬼話聽多了,我會肚子痛。

總之,這場龍門宴的策劃者逐漸出現,大腹便便的嬌嬌身邊攜了個寸步不離的大肚男,欸?頓時我還百思不解的,她老公也懷孕了嗎?

而,負責聯絡我的珮君手挽著一位看起來年約五十歲的中年男子現身,我從來都不知道她有戀父情結這種傾向啊?

沒過多久,渝文則是和交往多年的男友甜蜜出場,可惜,當年令少女們為之瘋狂的帥氣校草已經走了樣,那稍嫌油膩的身材證明這兩人生活過得多愜意舒服,小惠雅雪的部份更是不用說,我想,她們應該是稍早之前在路邊分別抓了兩個路人來充數的吧?

catpoet870530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就這樣,我的男伴終於有了著落,週末的時候,沒有意外的看見他出現在我家,想想這天有求於這機車男,好像也不能對他太過於冷淡了,只是……

Guten morgen,關小姐!」

大清早的,望著機車男這麼有活力的樣子,只會讓我更加無力而已。

我經過他的身邊,走到廚房去,「你真的很喜歡打招呼耶。」

「大家都是這樣的啊,」他笑了笑,那雙眸子如同玻璃珠般清澈,「人與人之間微不足道的互動都是一個選擇的機會,到底,是要把溫暖和愛傳遞出去,或者放棄這些機會使得這世界一點點的更冷默。」

像是知道了我的習慣,他將預先倒好的牛奶遞給我,再交給我炸彈麵包。

catpoet870530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隔日,一大清早。

因為等不及王諾軒現身在我家,所以,我直接殺到國小門口,打算攔截那傢伙。

「早安,來找王老師唷?」守衛先生看見是我,格外開心的樣子。「這麼一大早就要約會,很甜蜜耶。」

「王老師去妳們家提親了沒有啊?妳爸爸一定很中意這個女婿吼?劉主任在學校的時候就很照顧王老師了呀,

老師是個好男人,他一定是真的很愛妳,才會重新敞開心扉再嘗試談戀愛的啦,妳不知道唷,他那時候剛來學校實習的時候……」

守衛先生口沫橫飛的熱情開講,幾乎都要搬椅子來這裡跟我促膝長談,其實,他不需要這麼親切熱絡的。

catpoet870530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稍後。

被機車男拖著在東勢豐原兩地到處跑,我不知道為了上一堂看起來像是騙小孩的瘋狂科學課,事前必須準備的道具原來那麼多。

傍晚,回到家,我已經累得趴在沙發上了,爸媽讚許地向我點點頭,這就是他們認同的『生活充實、過得有意義』。

沒有力氣辯駁,更懶得頂嘴,我現在只想吃頓熱騰騰的晚餐。

媽媽宣佈吃飯的同時,手機毫不客氣的作響,到底是哪位啊,真會挑時間。

「喂,慕心哪!」珮君的宏亮嗓門依舊,一接起電話,我立刻把手機拿遠。

catpoet870530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般如此,星期四清早,當我被機車男帶到教室門口前還是顯得恍然。

「阿諾老師,早!」

一走進教室,幾個同學便熱情的打招呼,真是怎樣的老師教出怎樣的學生啊。

「早,你們都吃早餐了沒啊?」

這機車男相當熱切的寒喧起來,並沒有以師為尊的欠揍模樣,反而說著說著便和幾個男孩子打打鬧鬧的,倒有幾分孩子王的威風。

「咦?她是誰啊?」

catpoet870530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不知道為什麼。

不知道為什麼那個機車男老王三天兩頭的總是出現在我家客廳和廚房,一副要嫁來我家當媳婦的模樣,一下陪著爸爸泡茶聊天,相談甚歡、一下子又跟在媽媽屁股後面猛稱她菜做得多好;不知道為什麼機車男老王的名字會這麼耳熟,左思右想後,我卻全然想不起來在哪裡聽過。

聽說,他的名字叫做王諾軒。

總之,我對這個不用引燃都能把我惹到爆炸的傢伙實在沒有什麼太大的興趣,於是,也似乎沒什麼深究的必要。

「早安哪,關小姐!」某個尋常早晨。

這個機車男老王出現在採光充足的樓梯口,翊爽陽光投映在他朗朗笑著的臉龐與身上,如沐在晨光的這傢伙有那麼短暫的瞬間看起來閃閃動人,柔軟蓬鬆的頭髮是深巧克力色,和那雙精神奕奕的眼睛有著說不出的契合好看。

catpoet870530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翌日,晨起。

夏季天亮得特別早,窗外映見透明澈藍的晴空,我睜著惺忪視線望向那樣的好天氣,還在掙扎要不要起床。

翻個身,心裡淨咕噥怎麼這一覺睡得腰酸背痛,再想拉拉被子,卻什麼都搆不到邊,只碰著了許多硬梆梆的相本,如骨牌效應般應聲散落一地。

嗯?再把懶洋洋的目光移至那堆癱亂的相本,才想起來,昨天一定是看照片看到睡著。

難怪,在這堅硬的木質地板睡上一晚,再怎麼勇健的人都會唉唉叫的,更何況我這個『奧少年』。

於是,不得不起床,才八點半,大清早的,樓下已經不怎麼平靜,爸爸爽朗的笑聲和媽媽肺活量甚好的高談闊論此起彼落的。

catpoet870530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參加完張至迅的婚禮,我把小禮服送洗後,決定收起來了。

手指滑過微微發亮的精緻質料,低胸設計的領口以及飽和的寶藍色調真的很漂亮,只是……

這件禮服,我發誓,再也不拿出來穿了。

留戀地,再回望一眼小禮服,最後,迅速地將它收在我最不常去拉開的抽屜深處,好像只要這麼做,就可以忘掉自己曾經穿著過那樣的小禮服去參加前男友婚禮,好像,那樣的記憶從不存在一樣。

只是自欺欺人罷了,我知道。

我,劉慕心,大學畢業後順利進了科技公司,一路從最冷門的歐洲線小業務當到組長,在張至迅退伍後也把他介紹進來,本來以為人生就此一帆風順,大家也都看好我們兩個,卻,他要結婚了而新娘不是我。

catpoet870530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