稍晚,雨才停的。

濕漉漉的街道顯得灰濛冷清,夜裡驟降的溫度讓午後才剛淋雨的團員們誰也不願意出門,最後,是我和阿翔因為猜拳輸了只得幫忙跑腿為大家買便當。

「這個時節,算是秋天了吧?」

風落在臉上涼絲絲的,吹得衣料單薄的阿翔頻打哆嗦,而我,則是多愁善感的憶起了好多事情,去年的這個時候……

終究,阿翔知道了,楊居安其實不是我的男朋友,那告白事件根本就是向季恩的挑釁,奇怪的是,之前我還那麼堅定否認的,可現在,卻怎麼還會有種被拆穿的心虛感覺?

當路過楊居安住處的樓下,我忍不住佇足觀望。

下午,經由阿翔那一鬧,不知道會不會害楊居安的女朋友誤會了,我覺得自己真是糟糕,怎麼老是害他遇上這種事呢?

「在幹嘛?」

背後,沒有預警的冒出冷冷聲音,不用回頭我便能認得那是誰,這次,楊居安是一個人的,阿翔見狀,識相的避開說要自己去買便當,要我們趁這空檔好好聊聊。

哪有什麼好聊的……我怨懟的睨了阿翔一眼,還不因為他。

「那個,下午的事,」無奈目送走遠的阿翔,半晌,我才頗為歉疚的開口,「對不起,有沒有害你被新的女朋友誤會了?」

楊居安倒是一如往昔的平靜,「沒關係,那不很重要。」

「不很重要?」我稍微提高音量,不怎麼喜歡他老是擺出這個態度,「怎麼不重要?你的上一個也是因為我的關係才告吹的不是嗎?我都不懂你,難道你真的把愛情當遊戲?」

「我沒那麼說。」

「可你表現出來的就是這樣。」

「她們對我而言,真的一點都不重要,而且,是妳要我趕快交個女朋友才能證明妳的清白,不是嗎?」

「我……」我沒話可說了。

現在是怎樣?

為什麼他每次都要擺出這副冷酷的表情,總是不當做ㄧ回事的淡漠樣子讓人看了就火大。

當我瞪住楊居安,反而望見他眼裡的不滿愠意,看吧看吧,明明就在不高興的,這傢伙還真彆扭!

更晚些,電視正在重播日劇『夏之雪』,一次撥映兩個小時,每個周末夜裡阿翔都會準時收看的,直到這週,劇情即將步入高潮迭起的尾聲,阿翔要我別在意,儘管認真融入劇情,心情就會好點。

我已經聽話努力盯瞧電視螢幕了,卻無法抑制腦子不停運作的胡思亂想,一邊生著悶氣,一邊自言自語的咒唸起肚量小的楊居安,幾乎忘了誰才是那罪魁禍首。

「看電視的時候要專注,這樣就不會想太多啦!」

我無奈搖頭。「嗯,可我還是想很多……」

「那,趁廣告時間去買飲料!」

「這有什麼幫助嗎?」

「沒有,」最後,阿翔給了我非常欠揍的理由,「只是因為我想喝。」

等看完結局再去吧?明明再十分鐘就演完了,尚未脫口,阿翔已經迅速的拉起我,『碰』的一聲率性甩上了門。

「欸,小歆,妳也想要喝飲料唷?」杵在門外,阿翔望了我一眼,奇怪問道。

我只能頗為無奈的攤手。「不是你拉我出來作陪的嗎?」

「唷,那一起走吧,反正便利商店就在樓下!」

話說如此,其實後來,我們都沒能如願看到夏之雪的唯美結局。

這全得歸咎阿翔的粗神經,出門壓根忘了要帶鑰匙,結果,率性而為的下場就是當我們兩個興沖沖的捧著冷飲還順手抓了兩袋餅乾,正要開門的那刻卻落得面面相覷的窘境。

「欸,小歆,鑰匙咧?」

「這是你家耶,阿翔!」

就這樣,傻蛋兄妹倆站在自家門口不得其門而入,幸好,季恩也是習慣晚睡的人,他應該是聽到了走廊上哀嚎的我們,主動說要幫忙。

由於深夜的緣故,幾經思量,我們終究還是放棄要找房東先生拿備份鑰匙這個選項,季恩與阿翔在觀察研究完大樓建築之後,領著我來到樓下側邊巷弄的防火巷,打算延著圍牆攀爬上去,再從二樓窗台進入反鎖的房間開門。

阿翔不知道從哪裡搬來了老舊的木梯,看起來並不堅固的樣子,「瞧,剛好有梯子可以爬耶!」

「可是它好像很久沒用了,如果爬到一半斷了怎麼辦……」

「我知道啊,所以……」阿翔語帶玄機的停頓,思慮周密的先是認真打量我,然後再望望季恩,最後,將青睞的目光重新放回我的身上,十足認真,「那就要體重最輕的人爬囉!」

「咦,是要讓我來的意思嗎?」我指著自己,怯怯發問。

不會吧,雖然這樣形容自己有些可笑,但我好歹也是個弱女子哪……

「我來吧!」就在我硬著頭皮幾乎要含淚接受,季恩霍然站了出來,早先擋在面前,「要是小歆摔下來怎麼辦?」

「就是因為小歆摔下來的話我們還能接住她啊,要是你掉下來我可抱不動你!」

阿翔理所當然的模樣讓季恩和我都覺得無言,卻也別無選擇了,只是呢、只是……

我輕輕扯著季恩的衣角,就像是初次站在舞台上要他別走那樣,這次,則是不想他捨身冒險,「真的要做這麼危險的事情嗎?」

「別擔心,這難不倒我的!」

季恩輕鬆一笑,溫暖厚實的大手含握著我的要我放開,而我,卻遲遲不想鬆手,直到他再度轉身回來看我,眼裡盡是憐惜。

「何況,我怎麼可能讓妳做這種事呢?」

「季恩……」

我暗暗屏息,忽然之間不知所措的鬆開了手。如此的話語就能輕易觸動心底最敏感脆弱的地隅,那樣認真凝視著自己的臉龐,我深望出神……

「小歆,扶穩啦,等等要是季恩摔下來我們路邊攤可就沒主唱了唷!」

「知道啦,也不想想誰才是罪魁禍首……」

折騰許久,直到眼見季恩靈活敏捷的身影安全翻進阿翔房間,我們這才真正鬆口氣,只是,我的心緒卻怎麼也難以平復,季恩說那話的時候,語氣的確是過分多情。

我真氣自己,幹嘛還要那麼在意他,就跟在仁德校園演唱的時候一樣。

翌日傍晚,直到結束練團回到宿舍,我都還若有所思的沉浸其中。

「季恩對我,是對妹妹的那種疼惜吧?」甚至,我開始自言自語起來。

瑞羚不知道什麼時候回房的,見我獨自發愁的樣子,關心問道,「又怎麼啦?」

雖然無心贅述,但我還是稍稍說起了整個週末的事情,從去海邊玩、阿翔終於發現了楊居安不是我男友,後來,忍不住說起阿翔惹出的糗事,以及,季恩過分溫柔的話語。

「我怎麼覺得,妳說了落落長的一段,重點不是楊居安生氣、也不是阿翔忘了帶鑰匙,而是為了鋪陳季恩有多貼心,為妳挺身而出英雄救美的事跡?」

「咦,是這樣嗎,季恩他……」

「小歆,妳不會還對那傢伙有什麼非分之想吧?」

「沒有沒有,」面對瑞羚慧黠發亮的眼睛,我急忙搖頭,「怎麼可能嘛,妳明知道我們根本已經不可能了……」

「唉!」

睨了我一眼,或許,早已看穿我這樣囁嚅的語氣代表什麼,瑞羚放棄了嚴格犀利的拷問,忽地感嘆起來,「那個季恩到底有哪裡好……」

我則默默無言。

曾經,有首歌詞是這樣寫的,有些人說不出哪裡好,但就是誰都取代不了。

我想,之於自己,季恩應該就是這樣吧,是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atpoet8705307 的頭像
catpoet8705307

貓一樣的少女

catpoet870530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