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

晚些,團員們全部聚在阿翔的房間,季恩公佈了樂團近期的活動規劃,聽說月底就得去到台中音樂協會報到了,往後的表演行程與練習進度都會更加緊湊。

季恩感觸良多的說著『大家辛苦了,身負社長重任的小歆也即將卸任交接給學弟,希望下個學期,我們都能全力以赴趕在畢業前夕錄製完成自己的創作專輯』之類的話語,雖然早就知道他們明年就要畢業,可是直到現在,我還任性地的不想接受。

因為太過習慣身邊熱鬧和一起熬夜寫譜的作息,一想到他們有天都會離開這個學校只剩下我,就會覺得好落寞難過。

「我知道,因為練團的緣故,我們大家都常忽略了身邊最重要的人,所以,在和阿翔討論過後,我們在想,是不是這個聖誕節前夕先休息幾天?」

當自己還在非常孩子氣的獨自生著悶氣,季恩忽然開口,表情有些認真地徵求其他團員的同意。

「咦?」我則滿是訝異地抬眼,因為聖誕節將近的關係,平常這個時候應是樂團最為活躍忙碌的期間,校內幾個活動都要找我們跨刀演出的。

聽到這個提議,郭政驛與小海沒有意見的點點頭,終於能夠抽出時間和女朋友共度浪漫節慶大家都是欣然接受的,這刻,我並沒有可以想到誰一起過節的可能,所以,一直是安安靜靜的。

「小歆,妳呢?」

「喔,好。」我敷衍地應了一聲。

其實,除了阿翔,其他人都還不知情那場有關楊居安的騙局,我要阿翔別說破,因此,季恩與我之間才能守著這樣和平的界線,繼續下去吧。

樂團討論結束時,已經凌晨三四點,睡意朦朧的我還趴在床邊繼續掙扎著想要寫完團譜,阿翔則是握著手機自言自語的喃喃。

「小白,現在一定睡了啊,今天都還沒有講到電話……」

「咦?」

聞聲,我努力將兩眼昏花的視線暫且從音譜符號的世界抽離轉移至阿翔身上,他並沒有發現我,只是獨自倚靠窗邊的側影那麼抑鬱的樣子,沉思似的過了片刻,才從口袋裡掏出香菸,點火的動作非常熟練,直到他悶悶吐出第一道煙霧,才察覺我正望著他出神。

「啊,對不起,都忘了小歆妳在這裡!」一邊說著,阿翔頗為抱歉的拿了菸灰缸後,隨即開門退到外頭廊道。

知道女生不喜歡菸味,所以當寢室裡有客人或是我來借宿的時候,他都會避免在室內抽菸,我不忍苛責,因為觸見那雙像是沒有靈魂的空虛眼眸,我想,我懂得如此的模樣,那是為情所困的表情。

後來,沒等我問,阿翔倒是自顧自的說了起來,說得不清不楚的,他說,他覺得迷惘,不知道能夠帶給小白什麼,也不知道他給的是不是就是小白所想要的。

我也聽得迷惘了。

「總之,趁著這次樂團休息,我得要準備個什麼驚喜給小白才行,女生還是最喜歡浪漫的聖誕節了,對吧?」

我還記得那個時候阿翔滿是熱衷的樣子,最終還是沒能逆轉什麼,遲鈍如是的自己,從未發現他們之間微妙薄弱的感情,我只自私站在自己的角度樂見這樣的發展,甚至,自以為是的就此認定他們是幸福的,卻始終不怎麼明白,為什麼兩個良善美好的人在一起,卻不一定能夠擁有美好的戀情。

如同最初的季恩與我之間,都只是當初一廂情願的想法而已。

創作者介紹

貓一樣的少女

catpoet87053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