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年表演像是一場華麗夢境,在那之後,或許還沉溺在那夜發光發熱的場景氣氛,我感覺日子過得特別怔然恍惚,莫名其妙的考完期末考、目送室友們歡天喜的收拾行李搭車返鄉,直到寒假的時候,團員們如往昔的留校練團,季恩交給了我一項艱難功課。

寒假期間,我們去過音樂協會上課,也藉此接洽了幾個表演活動,季恩要我負責撰寫樂團簡介,說是能為觀眾更加深入了解並且喜愛我們,因此,背負著如此重責大任,明明是週末夜裡,阿翔郭政驛小海都能嘻嘻哈哈的較勁打電動,我卻還像個作業遲交的小孩,賴皮地坐在季恩房裡的電腦桌前,久久無法振作起來。

『路邊攤樂團是由五個愛吃路邊攤的小孩所組成,團長季恩非常愛吃排骨飯,阿翔喜歡蛋炒飯,我呀,通常都和阿翔吃一樣的東西,不過最愛的還是洋芋片,團員們總愛老氣橫秋的教訓我,說零食不能當飯吃………』

苦思整晚,我仍一籌莫展地對著空白發亮的營幕發呆,最後,終於放棄似的天馬行空亂寫一通,想要敷衍了事,明明知道這樣的文筆簡直要比國小學生糟糕粗糙,卻也沒有任何想要動腦思考的動力,過於沮喪的緣故,我竟然沒有注意到背後的季恩,一直默默地關切這篇簡介許久。

直到他看不下去,這才開口問道,「小歆,妳肚子餓嗎?怎麼寫出來的簡介一點都不像簡介?」

「咦?」

有啊,不就介紹了你愛吃排骨飯、阿翔喜歡蛋炒飯嗎?我頗為哀怨的在心裡滴咕,偏著頭瞄瞄牆上的掛鐘,十一點整,已經絞盡腦汁想好久好久了呢!

見我就要放棄,季恩想起什麼似的拿出不知道哪裡蒐集來的剪報,朗朗唸出聲來,像要我振作的意味頗深,「很感謝吉他社陪我一起打拼的幹部,如果沒有他們的支持,我想自己會是根濕火柴,怎麼也燃不起成功的火焰。」

聽聞,我先是愣住,半晌,才遲鈍憶起那是評鑑得獎的時後寫在校刊上的社長感言啊,登時,驚呼出來,「啊,季恩你怎麼會有這篇……」

「當然,這是我們吉他社的殊榮,當然要留著囉!」

季恩倒是沒有察覺我異常的羞赧,只是天經地義的那樣說著,而後,又慣性地敲敲我的頭頂,表情刻意轉為匪夷所思的揶揄道,「奇怪,小歆,這篇感言是不是妳找誰代寫的,怎麼文筆和現在差那麼多啊……」

這下,我只能悶悶的嘟噥道,「那是因為我根本不了解最初組團的過程嘛!」

看我這麼幼稚的模樣,季恩笑了,我則因為這樣亮眼的笑靨,望得出神,幾乎忘了還要假裝生氣。

「這麼說來,身為團長的我必須得要把樂團歷史再說過一遍囉,那麼,很久很久以前……」

就這樣,季恩果真從BlueEyes的時期開始說起,我柔順乖巧地點頭,瞧他說得那麼認真專注的樣子,忽然覺得自己好壞心,其實我並不是想要了解組團經過的,我只是,只是單純的想要……

想要待在季恩身邊,就像現在這樣,即使只是平淡無奇的對話,都好。

「我覺得自己的五專生涯裡,最幸福的事情就是能夠玩樂團,這陣子,好像因為就要畢業了,總對未來感到不安……,總而言之,能夠組團、遇見妳,都是最棒的事喔!」

說著說著,季恩不知道什麼時候偏離主題的,我並沒有開口提醒或是打擾,因為我就喜歡看他這樣精神奕奕的樣子,喜歡他談論音樂熱情洋溢的表情,只是,有些不懂,他說,說能夠組團、遇見我都是最棒的事?

遇見我、最棒的事?

我不能意會的端詳著突然轉為緘默的季恩,他則是有些困擾的表情,與我十七歲生日那年與我說話的時候樣子相仿,那個時候,是想著該怎麼道出分手才不會傷害到我,那麼,如今的我們早不是情侶關係了,我卻還不能懂得他的煩心到底為了什麼。

「下學期,應該會過得很快吧,小歆,以後我們都畢業了,妳得要堅強唷,別那麼容易哭泣,要過得快樂、要幸福,這樣我就心滿意足了。」

「季恩?」

我不曉得他那樣欲言又止的語意究竟為何,為什麼要這麼悲傷的深望著我呢?

當下,不解風情的自己甚至非常搞笑的說著,「這番話好像嫁女兒的感言唷,放心放心,我還沒要嫁,因為,根本沒人要娶我呀!」

季恩並沒有搭腔我自以為幽默的笑話,我因此落得難堪,氣氛變得有些尷尬,轉過身來困難的咬咬下唇,該要怎麼說出真心話呢,你要我快樂,希望我幸福,然而,它卻老是與我背道而馳,我是個被幸福遺忘的小孩哪……

「總之呢,要把我剛剛說的都聽進去,知道嗎?看見妳幸福的樣子我才會跟著幸福啊!」

我原來不想點頭的,可當望著那般真摯情誼的眼睛,根本沒法抗拒。

我答應你,季恩。

只是,為什麼還要這麼遺憾的樣子呢?

你說,要我幸福你才能放心,但你從不知道,我其實不在乎我自己的,你才是,你才是要幸福的那個,如此,我才能夠擁有死心的勇氣,決定放棄。

後來,季恩說了,要在畢業前交給我一個東西,我故意厚臉皮的伸手說現在可以給啦,他則神秘ㄧ笑,說現在還不是時候。

「哼,都這樣!」我自討沒趣的轉身回去,再也不理季恩。

他坐回自己的位置繼續彈著吉他,強烈的搖滾節奏伴和著獨特嗓音唱出的旋律,煞是好聽,難怪阿翔老說這類狂野的曲風真是季恩的強項。

這次,我是真的專注埋首寫作,眼睛直盯螢幕都發痠發疼了還是沒能結束冗長的文字敘述,可憐的自己被這篇完成不易的樂團簡介折磨得兩眼昏花,全身疲憊,才想趴在桌前小憩片刻,背後的音樂不知道什麼時候停止的,室內流動的空氣飄散著薰衣草的熟悉氣息,那是季恩身上的味道,不知不覺離得有些近了。

正是好眠之際,我原來單薄的臂膀忽然多了暖呼呼的毛毯柔軟包覆,粗糙卻又熟悉的指尖輕輕撥弄我的瀏海,再撫過眉宇,最後停留在我的臉龐,端詳許久的樣子,一直沒有離開。

是夢境嗎?唯有在夢裡,季恩與我才能如此靠近啊……

是夢吧,無論如何,我就這樣舒服睡去,朦朧間,好像有聽到開門的聲音,是阿翔的樣子,我已經分不清是夢境還是現實了,他們在說些什麼?

「我最近在想,是不是真的該要分手,這次我是認真的,想了很久,就怕傷她傷得很深,我真的虧欠她太多了。」

咦……

誰和誰要分手?

後來,再也聽不見的我,已經非常愜意的睡著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atpoet8705307 的頭像
catpoet8705307

貓一樣的少女

catpoet870530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