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

開學後,時間流逝得飛快,明明都三月天了,氣候卻還冷得可以。

某天練團後的晚餐時間,團員們全體聚在一起收看氣象報導說著哪裡又飄雪了,不知道是誰突然脫口想去看雪,季恩趁此興致宣布已經領到跨年表演的費用,提及團員一起旅行的想法,說到玩樂,大家便興高采烈的,紛紛附議剛好明天是星期五沒課,要殺到合歡山上湊熱鬧賞雪。

結果,卻在翌日清晨,莫名其妙的上了阿里山森林小火車。

「欸,不是說好要去合歡山賞雪的嗎?怎麼變成阿里山哪?」

「對啊,我可沒聽說阿里山會下雪!」

大家都還議論紛紛的不肯善罷甘休,只見季恩老神在在的解釋,「記得有一年和那些社團老學長來的時候就有親眼目睹唷,何況,你們要怎麼上合歡山哪?是有車可以開嗎?還是想要當瘋子騎機車上山……」

我聽了,不禁同意的小聲發表意見,「那樣會凍成冰棒了吧……」

「那小歆一定看起來最好吃,」郭政驛則非常欠揍的表情轉向身穿粉紅色大衣的我,「還是草莓口味的咧!」

就這樣,一路上大夥說說鬧鬧的,起初都還很有活力觀望窗外流逝的風景,直到頗有歷史的老舊列車緩慢爬上陡長軌道,迴繞過一座又一座層疊交錯的山巒,蜿蜒駛進濃蔭參天的原始杉林,就像是催眠似的,團員們逐漸安穩睡去。

我依靠著冷硬的車窗閉目休息,不時還能感受到外面透進的冰寒空氣因而輕微顫抖,登時,像被天使羽翼眷顧地包覆似的,幾乎凍僵的身體突然暖和起來,那溫熱的掌心萬般呵護地撫過我的睡臉,為我蓋上軟呼呼的羽絨外套,如同那天的夢境一樣。

我睜開眼,果然是他,那麼溫柔的對我微笑,說靠窗的座位比較冷,要我儘管靠著他的肩膀睡沒有關係。

「季恩……」

此刻,我的感動無以言喻,身上還裹著他男孩子氣的外套,那麼熟悉的香氛熏得眶底發燙,蠢動欲流的眼淚都是不能訴說的繾綣眷念。

「冷嗎?」

季恩沒有想太多的為我重新披上滑落的外套後,滿心期待的望著灰濛窗景。

這個時候,列車已經爬上另一座海拔較高的峰嶺,結滿霜花的皚皚森林並不同於平地的蒼翠樹木,台灣因為處於亞熱帶的緣故,甚少出現像是這樣冰天雪地的難得風景,然而,我卻怎麼也無心讚嘆,全心全意注視著季恩那麼燦亮的眼眸,總是孩子氣的性情。

「說不定真的能看到雪唷!」

其實,能否親眼目睹雪景並不是真的那麼重要了,季恩,你從不知道,只要在你身邊,怎樣都好,雖然我在心裡總是這麼想的,卻怎麼都無法說出口。

真的,怎樣都好……

我將他披蓋身上的外套分了出來,「季恩你不累嗎?不睡一會兒嗎?列車長先生說還要好久的路程呢!」

「我想,想看著妳睡……」

「咦?」

當那視線自窗外轉而投注我的眼睛,季恩斂起了玩味觀賞的目光,面向著看我的時候,那雙深遂瞳眸又是像是那晚般的潛藏許多幽深感傷似的,我不懂,總是開朗樂觀的季恩怎會擁有如此沉鬱的眼神。

既不冒然追問,他也就不再多說什麼,倒是沒有來由的輕輕哼起一段耳熟的旋律,我安適地暫靠在那樣厚實的臂膀,側眼眺望外面薄霧纏繞的群山,剛開始,並沒有立即憶起,只是,逐漸睡去的夢境裡,仿若回到那個時候。

「妳喜歡他嗎?」

「妳的那個阿浩,妳喜歡他嗎?」

「妳喜歡他吧?因為他比我好,比我還要溫柔體貼,比我……」

「小歆,雖然真的很自私,但是,可不可以……」

「不要和他在一起。」

才沒有多久,我卻噙著眼淚醒來,季恩他還在身邊,不曾離開。

原來,我們都是一樣的。

那個時候,情非得已的選擇往後終究造成彼此心底難以撫慰的傷痕,我總自以為是為了誰好,然而,如今卻不同於我所想像的完美……

要壓抑心底浮湧的巨大哀悽並不容易,我忍著哽咽,「那首歌,我想起來了……」

季恩頓住,有些欲言又止的,抬眼,凝視我的款款情深滿是心疼,而我的難過更是牽動了他的複雜情緒,沉默些許時間,才又開口,「小歆,可不可以,陪我一起寫完那首歌?」

「一起寫歌?」

「我一直想要寫一首關於幸福的歌,歌詞卻怎麼也寫不好,或許,或許我們……我們……」

最後,季恩沒有說得完整的話語轉而沉默,情感洋溢的燦亮眼眸堅定凝望著我,再也毋須多餘的字句言明了,關於他此刻想要宣告的心意。

我則緊抿著唇,說不出任何回應的話,眼底無聲泛濫。

還記得那個徵選會的傍晚,我無意間捲入的戰局,當季恩指向我,彷彿我就是世界唯一似的說著『就是妳了!』,從那刻起,他就這樣風雨無阻的走進我的心,即使在一起過,也歷經分離,獨自承受那樣被放棄狠狠痛哭的感覺,如今,我卻還是那麼的……

驀地,列車駛過橋樑拐了個彎沒入漆黑的山洞,瞬間轉為暗淡的光線讓我們看不清楚彼此,我因此趁著短暫之際迅速抹去滑落的眼淚,當重回光明世界,只能違背心意的假裝不懂,繼續方才說的寫歌話題。

「關於幸福的歌啊……」

我喃喃的,縱然刻意錯開了視線不再見他,然而,滿腦子都還是他那個晚上那麼專注真摯的說著要我幸福的話語,想起這個,心上就像撕裂般的劇烈作痛,對我而言,沒有季恩的愛情,就是種缺陷,既然是有缺陷的愛情,又怎麼能夠幸福呢?

於是,我發出微弱嘆息,「我寫不出來啊,因為季恩你就是我幸福的缺陷啊……」

「什麼?」

「沒有,」所幸,季恩並沒有聽懂,我表示沒事的搖搖頭,接著,自言自語般的思索起來,「或許,季恩你還沒有遇見一個真正很喜歡很喜歡的人吧……」

「有唷,」季恩倒是接話接得過於迅速,像要想要抹去我這誤解的想法,解釋的樣子幾分認真,「有兩個女生,在我的五專生涯裡面,當然,一個就是韓畫翎,因為是同班同學的關係,我們……」

提及這個,季恩充滿感慨的語氣說著過往的事情,我安靜聆聽,甚至連想要追問出口的勇氣都沒有,想要問他,在那二分之一的女孩裡面,會不會有一個是我?

話題不知不覺的扯遠,這段旅程看似漫長遙遠,行駛很久了的老舊列車在某個區間車站稍作停留,當門一開啟,外面便吹進細小冰霜夾帶著凜冽寒風,原本安睡的團員們被凍得醒來,紛紛跳起來邊發抖邊搓手呵氣。

「這什麼鳥天氣呀!」阿翔雙手捧著早已冷卻的咖啡鐵罐,怪聲怪調的抱怨著,「到底是誰說要來賞雪的!」

「有冷得這麼誇張嗎?不然,」後座的郭政驛和小海隨即站起身來,舒展活絡筋骨,「來暖暖身好了!」

回頭,他倆已經動作俐落的取出吉他和鼓棒,渾身搖滾巨星似的魅力,蓄勢待發。

頓時,原來冷清靜僻的車廂熱鬧搖滾起來,季恩拿著手機假裝麥克風的隨興唱歌,方才那樣令人揪心的眼神與淡淡憂傷的曖昧氛圍已經不再,卻無形落在我抑鬱的心扉。

很久以後,我是這麼想的,都是當初自己的不坦率,導致了後來樂團所有的爭執崩裂,那個時候的我還不知道,真的什麼都不懂得,只是非常天真的認為團員們會這樣一直玩樂下去吧。

然而,誰也沒有想過,這樣充滿熱血回憶的即興演唱再也不會有了,在這之後的我們,便像是受到了詛咒似的一個接一個捲入了愛恨情仇的昏天黑地痛苦深淵裡。

尤其是我,簡直……

無可救藥。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atpoet8705307 的頭像
catpoet8705307

貓一樣的少女

catpoet870530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