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

就這樣,偌寬的雙人床上,季恩與我各自佔據一方的躺著,即使熄了燈,外面廊道孤獨佇立的老舊路燈光源還是悄然滲進房間,我因此能夠清楚看見季恩那樣好看的側臉。

「想什麼呢?」察覺了我目不轉睛的視線,後來,他問。

因為不知道要說什麼,所以瞎說了奇怪的話,「沒有,我的睡相差,會流口水和說夢話,甚至踢床,所以請包涵。」

「……」

「季恩你呢?」緊張的時候就會口沒遮攔的說出一些讓旁人不知道怎麼接續的話語,這刻,我想我是真的緊張過頭了,所以才會這麼不知節制的兀自說著,「沒有什麼睡覺的缺點嗎?這樣你不搭腔,我挺尷尬的耶……」

半晌,聽了我的話,季恩倒是認真的想,「我會……我會習慣抱人,像抱無尾熊那樣,算嗎?」

「嗯?」

「真的,以前和阿翔他們一起去幹部訓練,他們都被我抱著睡覺過唷,很怪吧,兩個大男生抱在一起的,所以如果我睡著了不小心抱妳,妳可以把我一腳踹開……」

這下,季恩直率告解緩和了我的尷尬情緒,接著,輕鬆地呵呵笑開,「沒關係,我睡覺也會抱娃娃啊,所以……」

只是,話還沒有說完,季恩已經攬我入懷,緊緊的將我藏在他的胸膛幾乎無法呼吸,那樣強烈猛然的力道,就像是這輩子再也不願和我分開似的堅決。

「好久沒有這樣抱妳了。」

我還愕愣在這突如其來的衝擊當中無法反應,卻也從來沒有想過要掙脫,這秒,分不清楚究竟是冷還是害怕的關係,觸碰到季恩的指尖與靈魂都為之顫慄。

許久,他在我的髮間低喃,幸福卻又傷楚的感嘆,「這是……這個學期最後一次這樣抱妳……」

我微笑不語,卻也難過著,尚存的理智告訴自己,就縱容這次吧,所以,不是這個學期的最後一次,而是,是這輩子最後一次。

畢竟,我們兩個,是不被允許的啊。

沒說出口,是因為不忍觸見季恩失望落寞的神情,他喃喃的,像要說給我聽又像是自我安慰似的,「希望還能有以後……」

季恩厚實的臂膀還擁抱著我,遲遲沒有鬆開,飽含情感的瞳眸熠熠閃閃,他說,唯有這個時候,才能這麼放肆的看我,當那粗糙的手指輕輕撥掠過我的瀏海,那秒,再堅強的防備似乎也就這麼輕易瓦解。

「對不起,要讓妳承受這些,只是,那天跨年表演結束後看妳喝醉的樣子,忽然發現,妳已經長大了,不再是過去單純的小孩了,也是個有個情感的女生了,最近,越是端詳這樣的妳,我日漸古怪的心情就越是難以隱藏,雖然這樣說很過分,可是,小歆,我從來沒有忘記過妳……」

窗外,冰霜寒雨有著漸次轉強的趨勢,老舊單薄的路燈被摧殘得可憐,忽明忽滅的掙扎了幾下,終究還是滅了最後一盞明光。

房裡轉而黯淡,我卻暗自慶幸,至少,如此,季恩看不見我泫然的難看表情,明明該是欣喜的,卻也同時有著更多龐然的落寞悲傷。

季恩並不知情的繼續說著,「去年春假的時候,我打電話給妳,曾經說到十年之約,誰說我們沒有以後的?不論是十年還是二十年,我們都還很有希望能夠在一起的,不是嗎……」

強忍欲泣的衝動,我哽咽著,不敢出聲,頓時,一顆斗大沁涼的淚珠淌落他貼近的臉龐,「妳哭了?」

漆暗裡,他笨拙地伸手,試圖摸索我淚眼婆娑的眶底,是不是濕濡的……

後來,季恩還說了好多好多,像是這年以來沒有說到的話語都要一次道盡似的,只要以後我肯再次給予他追求的機會就好,要我答應他不會輕易哭泣,要我幸福,要我快樂,要我別忘記他。

其實,我一直單方面的這麼認為著,那個時候說的十年之約總不可能實現,可從沒有想過,季恩一直在等他畢業,等他推甄考上附近的學校,等待我們重來的機會……

然而,卻不敢再奢望什麼了。

我說過,自己是個可悲的人,只能孤獨活在狹隘的回憶裡面,這晚,我再也沒有什麼遺憾,相互擁抱著分享彼此的體溫就好,就這樣……已經足夠讓我倚賴思念一輩子。

漫長夜裡,我睡不著,後來,從熟睡中的季恩懷裡悄悄鬆開,起身走到落地窗邊,若有所思的盼顧繽紛落下的冰雨,良久,季恩翻了個身,發現我不在床上,聲音低啞的問我怎麼不睡了?

沒有轉身看他,「我們這樣,會不會很對不起韓學姐?」

背後的季恩,登時並不曉得該怎麼回答的緘默著,叛棄了所謂道德,我們一樣都是背負著罪惡的人,那麼,會下地獄嗎……

即使會,我怎麼還能那麼平靜,無動於衷仰望著雨仍舊不肯善罷甘休的下著,這刻,心有所感的想著,如果,是從天而降的雪,多好……

這個世界,就是如此,總要事與願違才能算是真實似的。

季恩起身,從背後擁抱著吻我,執意而且悲傷的說著,「如果今晚下雪了,我們就別管這麼多,在一起吧。」

「如果,我們等不到呢?」

「一定可以的,我們一定等得到的。」

 

創作者介紹

貓一樣的少女

catpoet87053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