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

有時候,我會這麼覺得,即使已經那麼努力的祈禱上天了,祂卻仍舊那麼殘忍的無動於衷,什麼是造化弄人,這時候,我才開始懂得。

兩天一夜的阿里山之旅,我們終究沒有緣分能夠親眼目睹皚皚雪景,團員們在回程的途中不住怨怨叨絮,我沒說,季恩更是沒有開口,其實,最為遺憾的應該是我們兩個哪……

抵達苗栗竹南的時候,溫度已經暖呼呼的飆升,氣像預報說會下雪這件事彷彿從來不曾發生過似的,團員們共乘返校的計程車上,已經累得紛紛打盹,我不知道為什麼明明昨夜沒有睡好,這刻,竟然還能精神飽滿。

季恩也同我一樣,我們有一句沒一句的閒聊,車輛因為紅燈的關係短暫停駐堂皇華麗的婚紗門市面前,我被那樣光彩耀眼的櫥窗吸引住了,目不轉睛的盯著模特兒那身精緻禮服,一時之間,少女情懷總是詩的幻想發作,頗為天真的直指窗外,白日夢般的呢喃,「以後結婚,我就要穿那樣飄逸的白紗!」

回首,季恩良煦微笑,我這才不好意思的低頭,羞澀改口,「啊,我不可能穿上那樣的衣服的,又沒人要娶我!」

「誰說的,」他好溫柔的輕聲說著,目光飄渺,像是不知名的遠處真有他所夢想描繪的場景那樣真切,「會不會,有天,我就站在妳的身邊,然後,和妳一樣,都是身穿著代表純潔的白色,在某個純樸小鎮上的教堂,聚集好多為了祝福我們而來的親戚朋友……」

真奇怪,明明車上滿載樂團成員的,然而這樣的談話卻只有我聽得見,這刻,我笑了,笑得彎彎的眼角因為幸福太過圓滿而湧溢淚光。

那天,回到宿舍已經好晚了,我沒有告訴為自己等門的瑞羚關於季恩與我之間的小祕密,只是,掩藏不了的燦亮眼神與表情並不會說謊,她奇怪的打量著卸下行李的我,最後,撐起下巴意味深長的說了。

她說,我那當下的笑靨和最初與季恩相戀的時候,好像。

 

創作者介紹

貓一樣的少女

catpoet87053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