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

結束愉悅的旅程,之後的我們根本沒有假期可言。

每個周末都得要往返學校與音樂協會之間,為了圓夢不惜疲於奔命,常常,團員們會累得一句話都不想說的癱在回程電車上,即使練得再怎麼勤快,總還是無法達到指導老師所說的駐唱標準。

被嚴厲指教過幾次,團員們逐漸失了信心與熱情,我們不過想要錄製擁有自己的創作紀念,老師卻始終不能明瞭,ㄧ昧的要我們多多練習時下流行的樂曲,唯有如此,表演時候才能夠被廣泛聽眾接納。

於是,我們就這樣被訓練著,忙碌,卻也盲目,幾乎迷失了自己。

有時候,越是努力想要邁向夢想,直到雙腳踏在自以為是披荊斬棘在所不惜的路上,卻更又覺得遙不可及,根本像是夸父追日那麼愚昧。

我倒還好,反而因此更加珍惜能夠與季恩共處的點滴時光。

他總會陪著落後的我走在最後,就算是我慢吞吞的腳步也會體貼配合,經過那夜,我們之間,已經不知道該用怎樣的詞彙形容現在的關係才好,朋友?好朋友?很要好、很要好的、非比尋常的朋友?

總之,不會是男女朋友的。

我不想想太多,更不想恃寵而驕,所以,當季恩說要幫我揹琴袋,我婉拒了,看我堅持要自己揹著的逞強樣子,他比我更要執意堅持,相互推託的時候,那樣厚實溫暖的掌心緊緊包覆著我的,頓時,想起了那年的那個時候……

終於,我棄權似的緩緩抽開了手,一個人走在前面,並不想他發現我多愁善感的落寞。

我的表情太好猜了,一肩扛起琴袋的季恩察覺有異地追了上來,「怎麼了?」

「沒,」我故作輕鬆的攤手,語氣卻不怎麼自然,搖搖頭,再也不要自己深陷回憶,那都只是庸人自擾,「想起了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不重要的……」

他定住,回首,逮住我的目光,像在等我招認一樣,「小歆?」

當凝望那樣的燦亮眼睛,我總會情不自禁的瓦解,一定是洞悉了這點,季恩才會如此吃定我的,所以,幾經猶豫,欲言又止的自己終於脫口說出還在意的事。

「你還討不討厭女孩子牽你的手呢?」

我想,我假裝的功夫一定很差,現在追問的模樣一定很小心眼、很在意的樣子,不然,季恩也不會那麼認真思考作答了。

想了想,「現在不會了。」

「這樣啊……」

我聽了,百感交集的,以前,自己總愛自以為濃情蜜意地勾著他的手,卻從來沒有發現,其實,季恩並不習慣那樣的親暱動作。

後來,我再度越過了他,逕自快步走在前頭,視線開始變得模糊,眼睛是濕濡的,而心上,則是辛酸疼楚的。

「如果有一天,你遇到了很愛很愛並且會想和她牽手的女生,那她真的很幸福!」

天知道,要雲淡風輕的說出這些感嘆有多困難,即使,已經那麼努力忍住哽咽了,但那不勝噓唏的悲傷淚水卻還那麼拼命的潸然灑落。

倏地,季恩自身後箭步上前,二話不說的牽起了我的手……

是手牽手的在一起,不是只有手挽著手而已。

「我已經遇到了。」

當下,我的幸福無以言喻,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把季恩弄得沒輒,最後,寬容而溫柔的與我相視而笑。

然而,我們真的能夠就這樣手牽手的走在一起嗎?

就在自己還心存懷疑的時候,有個畫面就在日常生活中出現,雖然細微,可不知道為什麼,我會這麼深刻記得。

幾天後,經過化工館去到通識教室要找楊居安,才踏上幾階樓梯,遠遠地,自己仰望的視線就和一個衝著我親切微笑的可人兒相互重疊,定睛打量,原來那是韓學姐,經過先前感情上的紛紛擾擾和冬至吃湯圓那次,她是認得我的。

因為相隔的距離太遠,韓學姐沒能和我打聲招呼,只是,那樣良慧的表示已經足夠,讓我清楚看見她的友善。

她是那麼美好。

而我……

起初,不知怎麼回應的自己先是尷尬的愣住了,後來,則是被心底深處不斷浮湧上的罪惡感包圍,最後湮沒。

相較於韓學姐的美好,而我,是醜陋卑劣的。

難道自己真要傷害這個女孩才能得到我的幸福?因為搶奪得來的愛情,那又怎麼能夠算是真正的幸福?

後來,即使回到課堂上,我都無法專心,手機簡訊正巧稍來季恩的思念:

『嘿,還記得上次在阿里山說要一起寫的歌嗎?

我決定用來當成了這個學期樂團發表會的壓軸新曲,所以呢,小懶蟲,快快交出妳得要負責的歌詞,這可是我倆愛的結晶唷!』

我被那樣可愛的字眼逗笑,卻也五味雜陳的無奈起來,思緒還落在韓學姐笑臉迎人的畫面,遲遲久未抽離。

只是,我怎麼能……

後來,就在日記上簡單打了草稿,寫完那首歌的最後幾句歌詞,傳訊給季恩交差之後,直到下課鐘響為止,紛亂的心,遲遲無法沉靜下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atpoet8705307 的頭像
catpoet8705307

貓一樣的少女

catpoet870530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