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

季恩任性地說了不要我的歌詞。

當我聽到的時候,還難以置信的愕愣住,除了分手那次,他幾乎不曾拒絕過我的。

「這並不符合我想要的感覺,妳懂的,懂我要的。」

隔天練團時間,季恩在團員們的面前毫不避諱的對我這麼說著,要我重寫,要融入濃情蜜意的感覺。

阿翔私下問我,他看過被退稿的歌詞版本,寫得是兩個相愛的人卻不能走在一起的故事,雖然過於悲傷遺憾,但寫得很好啊,跟著旋律唱到最後都還會有種想哭的衝動呢,季恩還在吹毛求疵什麼?

我則不能言明的顧左右而言他,畢竟,這就是我的答案,關於季恩與我的約定,最後,我還是不能和他一起,於是,只能改裝可憐的嘟噥抱怨著季恩這麼霸道的要求,竟然限制我得在社團預定在發表會之前完成,阿翔果然被我哭喪著臉的誇張模樣影響了,忘記原來的疑惑,只能拍拍我的肩膀說些鼓勵的話語。

阿翔還在耳邊叨絮著加油,我卻一句也聽不進去,手心捏握著歌詞的草稿,相隔些許距離的季恩偶爾還會故意調皮地對我擠眉弄眼的,然而,只有我知道為什麼,會被退稿。

遲遲拖欠歌詞的幾天,卻始終絲毫無法阻止季恩的思為動作,不知道是不是看穿我過於明顯的用意,那之後不久,季恩真的執意和韓學姐分手了。

他就是這樣的人,擁有最坦然直率的自由靈魂,敢於追求自己想要的一切,當毅然決然下了抉擇,他真會那麼做。

只是,不知道是否因為提及了我的名字抑或是韓學姐天生神準的直覺與我有關,午後,趁著星期三社團結束的空餘時間,透過阿翔,要了我的手機號碼,說是沒有別的意思,就單純的想要找我聊聊而已。

我接到電話的時候,也不怎麼詫異,韓學姐的聲音與她本人一樣溫柔婉約,並沒有潑辣的咄咄逼人,更不像是八點檔所演的歇斯底里甚至無理取鬧。

「嗨,我是韓畫翎,小歆。」

我喜歡她喊我名字的語調,真誠而且親切,我想,最近常常這麼想著,如果,我們是在不同的場合相遇認識的,如果,我們不是喜歡上同一個男生,那麼,一定能夠成為很好很好的朋友吧?

「抱歉,忽然打給妳有沒有嚇到了?放心,我不是打來興師問罪的,只是,很想和妳聊聊,聊聊季恩,很想多認識妳,認識季恩時常提起的妳……」

然而,那夜,我和季恩卻是選擇了沉默的背叛,至今,竟然還要若無其事的這樣『聊聊』,和韓學姐的嫻靜良善相比,我根本就是個可憎背負罪惡的魔女……

我真的深感愧歉,這秒,簡直無地自容,若真有地獄,我想自己鐵定會被墜入那萬劫不復的深淵。

「喂?小歆?妳在嗎?」

「嗯,韓學姐……」

聽見我如同小貓般的囁嚅,韓學姐淡淡笑了出來,「叫我名字就好,像妳叫阿翔那樣就可以了,別害怕,當作陪我談心就好,好嗎?」

「嗯。」

我緘默片刻,思緒亂得可以,終究,還是沉不住氣的提起,「學姐妳……妳不生氣嗎?不難過嗎?畢竟,季恩他……他……」

「甩我甩了很多次了吧?」韓學姐幫著我接續說出了不知如何啟齒的疑問,莫可奈何的語氣聽得我都心疼。「只是,沒有辦法啊,我是真的還是很喜歡季恩,很喜歡、很喜歡他……」

她那麼感傷的說著,都忘了傾訴的對象就是搶走季恩的我吧,好輕好輕的嘆息著,下秒,記憶彷彿就隨著那樣嘆息的餘音飄落到了很久很久以前,那個單純恬然、並沒有我的美好時光。

「還記得剛來到這個窮鄉僻壤的山上念書,那時候我們都還好小,才十五、六歲就要在外面生活,學習獨立,真的好不容易,所以,我一直這麼認為的,要把喜歡的人當作家人一樣互相照顧。

我和季恩同班,新生訓練的時候,誰也不認識誰,他卻能主動釋出善意的對我好、對我笑、對我說,『嗨,我是季恩,妳叫什麼名字呢?』

妳問我,怎麼不生氣呢?那是因為……」

電話那端的韓學姐忽然停住,像是用盡她全部的力氣緩緩道盡。

「因為真的太愛他了,即使每次我答應了分手,可是,那之後總有一股衝動想要回到他的身邊……」

我為之動容,只能就這麼傻傻的聽著。

她的愛情,是那麼的寬宏無私。

而我呢?而我憑什麼殘忍掠奪,還自憐自艾扮演著受害者的身分?

「如果,這次,這次季恩還要妳回頭呢?」我不懂,自己要為什麼這樣問,只是,就這樣無意識的脫口而出。

半晌,韓學姐比我更加不確定的幾經思量、躊躇著,最後,這麼說了。

「我會,會一直待在他回頭就能看見我的地方吧……」

為什麼要這麼執拗癡傻?愛得那麼辛苦?

或許,找不到答案的並不只韓學姊一個。

我想,我們都是同病相憐的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atpoet8705307 的頭像
catpoet8705307

貓一樣的少女

catpoet870530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