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

終究,紙是包不住火的。

我不曉得季恩怎麼知道的,只是曉得,當他得知阿翔與韓學姐要在一起的的決定後,是憤怒的,是不甘心的,強烈鬱恨的焰火瘋狂焚燒,他忘了在這之前是他自己先選擇放棄韓學姐的,甚至,根本不記得那麼情深義重對我說過的約定,只是忿忿誓言,要將韓學姐重新搶回身邊。

什麼是醜陋的私心、侵略佔有的愛情,那瞬,我都突然懂得。

那個週末,從音樂協會練團結束返回學校的時候已經夜深,團員們累得各自回房休息,而季恩,並沒有敲門就不請自來,擅自闖進略微開啟的鋁門因此拖曳出沉重的悶哼,我自團譜的手稿中抽離思緒,抬眼望他。

季恩無視於我,直接穿越對上了阿翔,兩個人冷冷對峙著,良久。

當我靜靜凝睇那樣的他,突然變得困惑無法辨識眼前的這個人,有個殘忍的聲音告訴我,他不是!

不再是那個總是笑著說我可愛的季恩、不再是那個總會給我勇氣教我飛翔的季恩、不再是溫柔說會牽著我的季恩、不再是……

霎時之間,那雙因為仇恨顯得深邃晦黯的瞳眸,我根本……

根本不認得,擁有這樣陌生眼神的人,是誰。

「你確定,韓畫翎真心喜歡的人是你?」

「我不確定,她是不是真心,」然而,像是被輕易挑起最為敏感的那根刺,阿翔本能的防備著,強硬說道,「但我非常肯定,現在,我們在一起。」

季恩聽聞,完全不能接受的怒聲斥責,「你不認為這是在趁人之危嗎?你明明知道韓畫翎和我這麼多年的情分,怎麼可以……」

「是誰當初先說分手的!」突然,這句話從阿翔積怨的心底衝了出來,他弓起臂膀,整個人充滿憤慨的敵意,「不要以為那還是你的東西,可以這樣肆無忌憚的掠奪回去!」

這時,室內氛圍異常詭譎,被煽動燃起的怒火已然焚燬季恩與阿翔這些年來的朋友情誼,這場看似無關的戰火,卻早就把我兇狠吞噬,甚至,都是為了韓學姐,沒人顧及到牽扯其中的我,只能瑟縮呆坐被他們遺忘的角落。

「韓畫翎本來就不屬於你,你該知道,她至始終都是愛我的……」

終究,我再也承受不了的掩住耳朵,狼狽的選擇逃開。

「對不起,要讓妳承受這些,只是,那天跨年表演結束後看妳喝醉的樣子,忽然發現,妳已經長大了,不再是過去單純的小孩了,也是個有個情感的女生了,最近,越是端詳這樣的妳,我日漸古怪的心情就越是難以隱藏,雖然這樣說很過分,可是,小歆,我從來沒有忘記過妳……」

沒有歸處的我像隻幽靈似的無意識遊走,一個人孤伶伶的,像被全世界遺忘了,獨自坐在校門口前。

「去年春假的時候,我打電話給妳,曾經說到十年之約,誰說我們沒有以後的?不論是十年還是二十年,我們都還很有希望能夠在一起的,不是嗎……」

週末的關係,生意冷清的商店一間一間準備打烊關門,曾經,有個男生好心的上前詢問我是不是被鎖在外面了,認出那是楊居安同班的學長,搖搖頭,無心理會,他什麼時候走的我都不曉得。

「如果今晚下雪了,我們就別管這麼多,在一起吧。」

「一定可以的,我們一定等得到的。」

「小歆,相信我,一定可以的。」                                                         

那個深愛著我的季恩,是假的吧?後來,我懷疑地自己問了自己。

那個深愛著我、說是不論十年還是二十年都會等我、說要牽著我手、說會不會有一天成為我的新郎的季恩,都是因為太愛他了所以就在自己夢裡虛擬出來的吧?

那些歷歷在目的浪漫場景與深情款款的誓言約定都是我的癡心妄想,從不存在的吧?

但,那如果都只是夢,為什麼,這刻,心還那麼扎實的痛?

季恩你,不是還那麼義無反顧的說要和我在一起嗎……

恍惚失了理智的我,沒有發現自己已經淚流滿面,恨不得誰來把我腦海裡的回憶全部抽空。

我不要再想,思緒卻不肯罷休的運作轉動著,每個有著季恩、阿翔、韓學姐的錯綜片段與複雜情感,再再紛亂浮現。

「我和韓畫翎在一起了。」                                                                       

「昨晚,韓畫翎和我,我們兩個在頂樓上聊了整夜,畢竟都是在感情路上負傷的人,所以,才會更加的想要珍惜對方吧。」

 

「只是,沒有辦法啊,我是真的還是很喜歡季恩,很喜歡、很喜歡他……」

「妳問我,怎麼不生氣呢?那是因為……

因為真的太愛他了,即使每次我答應了分手,可是,那之後總有一股衝動想要回到他的身邊……」

 

「說來還真的有點奇怪,我認識韓畫翎的時間其實並不比季恩短少,也是好多年的朋友了,現在,竟然就這樣決定了要在一起。」

「我和韓畫翎,我們兩個湊在一起,好像又回到了最初的單純美好,手勾著手,約定以後再也不要對方傷心難過。」

 

「我會,會一直待在他回頭就能看見我的地方吧……」

 

「韓畫翎,本來就不屬於你,你該知道,她至始終都是愛我的……」

我被這些零零落落被拼湊在一塊的畫面痛苦糾纏,幾乎無法呼吸。

其實,整場爭執,季恩、阿翔、韓學姐才是關鍵主角。

我該是局外人的,不是嗎?

不然,現在也不會被放逐似的徘徊在這樣孤冷的夜裡,不是嗎?

既然,這場愛恨情仇都無關自己了,我怎麼仍卻沒有釋懷?

越是思考越覺得頭痛欲裂,越是自我安慰越覺得空虛可悲,我已經不知道了,現在往後,還能繼續喜歡著季恩嗎,或者,要非常努力地憎恨他才能讓自己好過些……

後來,楊居安什麼時候來到身邊的,我也弄不清楚了,總之,他就在我最脆弱需要他的時候,出現。

當觸見那樣習慣淡漠的眼神難得浮現憐惜,我像個終於獲得救贖的人,死命捉住他的衣角,無助啜泣,「救我……」

於是,猶如被籃球擊中額頭的那時候,楊居安毫不猶豫地帶走了無處可歸的我,甚至,連問都沒有,他便像是曉得了我這刻多麼糟糕的處境。

我的眼淚從來沒有間斷過的拼命落掉,全身微弱顫抖,捉住了他的衣角就怎麼都不肯鬆手,只是不停不停重覆說著一樣的話語,我是原罪,都是我害的。

安慰對於楊居安而言真的太過困難,但他還是體恤的脫下了身上外套披在我單薄的肩膀,半晌,頗為難的、躊躇的,盡量放得溫柔的語氣在我耳畔說,「這不是妳的錯……」

「怎麼不是我的錯?我簡直懊悔的想要死掉!」

聞聲,我任性推開楊居安庇護的臂彎,不知道這樣的自己幾乎歇斯底里,即使已經非常疲憊,卻還像是要用盡全部氣力失控的向他哭喊宣洩。

「怎麼不是我的錯?你不知道,我的心裡始終沒有忘過季恩,還曾卑劣的把你當作擋箭牌,以為這樣就不會被看穿了,只要季恩稍微對我好一點,我還為此偷偷竊喜!

這樣的我不惜一再傷害身邊的人、傷害韓學姐,害得季恩和阿翔吵架鬧翻,這一切的一切全都是我害的,我說過的,我是狡猾的人,我是狡猾無比的人!」

下秒,楊居安上前,執意霸道地將哭鬧的自己埋進那樣厚實發燙的胸懷,狠狠、狠狠的擁抱住我。

「那為什麼,」他的聲音極盡傷楚。

我這才明白的,原來,極欲壓抑的苦痛並不只是我一個人懂,因為他說……

「為什麼,我還一直愛著這個狡猾的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atpoet8705307 的頭像
catpoet8705307

貓一樣的少女

catpoet870530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