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

「嗨!」

假日的時候剛好麥當勞沒排到班,原本想說,大考將近,應該是要來苦讀一下的,卻臨時接了一個上街發面紙的兼差,沒有想到,才剛抵達鬧區地點,這個沒看電視兼不識字的草包王子已經站在面前,等了許久般的和我打招呼。

呃,他怎麼知道我會來這裏?我傻眼。

「是在想我怎麼知道妳會在這裏嗎?」

哇,這傢伙還真的有讀心術?怎麼猜到我在想什麼的啊?

他靠近我,又深又黑的眼睛直瞅著我,「該不會是在想,我難道有讀心術……吧?」

啥,他真有讀心術?這妖裏妖氣的傢伙,不會連透視眼也與生俱來吧?

想到這裏,我下意識的往後倒退一步,雙手忙著遮住自己上上下下的重要部位!

他笑得天真無邪。「小明,妳打招呼的樣子好另類,好可愛唷。」

「……」我無言了。好吧,他應該沒有透視眼,這一切都是我本人想太多!

「等妳等好久,以為妳不來了呢,咦,今天是發面紙嗎?」

等我等好久?

「我又不是每個假日都會來發東西。」睨了他一眼,那不是還好我有過來,要不然他就撲空了?

不對,我幹嘛這麼貼心的為他著想啊?這傢伙害我莫名其妙被搧了一巴掌耶,想這裏,我嘴一歪,當時火辣辣的熱痛感又重現浮湧上來。

「來來來,我幫妳發。」沒有察覺到我嘴歪疑似中風的怪表情,他古道熱腸的要幫我分擔廣告面紙,儘管不怎麼想再和他有所牽連,但還是盛情難卻地接受他的幫忙。

「我知道妳因為我的關係,所以被安又琳……」

我才剛要忘了自己臉頰上的皮肉痛,卻又被這傢伙很白目的提起,頓時,我的嘴角又疼得再度歪斜,而且,故意不想要理他。

他很歉疚,「Sorry,我沒有保護好自己的女人。」

這種對話不是應該只會出現在電影黑社會老大的女人被仇家給殺了的場景嗎,這下,我尷尬了,額頭冒汗,「呃,誰是你的女人啊……」

「妳呀,」

他很認真的目視於我,真摯的程度讓我差點懷疑他應該下一秒就要下跪從背後掏出玫瑰花和鑽戒向我求婚了吧,「我不是都當著眾人的面宣佈妳是我這次聖誕舞會的女伴了吧。這就表示我……」

喔喔,誤會真的大了。

「等等,」我趕緊打斷他的美夢,搖手澄清道,「我又沒說我要參加聖誕舞會!」

「妳會的。」

真想問他到底是打哪來的信心?自從進到這所貴族學校我就根本沒參加過聖誕舞會,他是從哪個點確信我一定會參加的啊?

「我……」

「抱歉,」還想要聲明什麼,他卻拿著食指按住了我多話的嘴唇,逕自獨白。「被安又琳打的時候很痛唷?」

他很深情的凝著我,燦亮閃爍的瞳眸飽含情感,這個時候我才明白了為什麼這麼多女生為他瘋狂,我從來都不是那種會發花癡只單單因為對方外表很帥就喜歡上的女生,這秒,卻也被他瞅得心臟狂跳不止。

「是哪邊被打的?還痛嗎?」他邊檢視,厚實的手已經捧住我的臉頰,「怎麼臉這麼燙?是不是發燒?」

或許因為感受了他的暖度,我覺得自己的體溫也瞬間飆高。

「唔?」

我動彈不得的定住,這秒,被迫拉近的視線情不自禁靜靜凝睇他那深栗色的頭髮在風中蓬鬆飄逸,略長瀏海底下藏了一副濃密睫毛,當他抬眼深望住我的時候,那滾滾撲動的睫毛還有那寬鬆衣領底下微微突起的青澀喉結都看得我幾乎就要融化了。

半晌,我回神,才故作鎮定的開口,「我還是離你遠一點,免得又被揍。」

只是,當抽開他那雙溫暖的掌心,我還怔怔的,靈魂像是莫名地被他帶走了某個部分,不再完整了。

I promise,我不會再讓妳受到這樣的傷害了。」

面對他這樣款款情深的對天發誓,不知怎地,內心竟然開始有點動搖,平時的自己根本對於這種電視劇情上才看得到的無稽發誓叱之以鼻的,但現在卻……

我是怎麼了?

為了掩飾自己有些逐漸軟化的趨勢,我只能不著痕跡的轉移話題,「快發面紙吧,我想要早點回家念書。」

而他也欣然接受這個提議,「好啊,但妳這樣發的動作有點慢耶。」

「什麼?」

「交給我。」又是對我帥氣眨眼,我簡直被那個瞬間的好看表情電暈了。

他就這樣掏出手機,手指滑呀滑的找了半天,「啊,找到了!」

看不懂他在耍什麼花樣,我想我可能還在發暈,只見他要我幫他拿著手機然後幫忙按下播放鍵,音樂前奏一起,咦?是韓國前陣子超洗腦的可愛頌嗎?

我還沒有百分之百確定,這不受控制的傢伙已經隨著節奏開始擺動起來,來到副歌的時候果然kiyomi kiyomi的比劃起手指,一下子,圍觀的人潮變得多了,大部分都是被他超萌表演招惹過來的女性民眾們。

我見機不可失,趕緊分送起廣告面紙,常常都被拒收的下場也在這裏奇跡似的逆轉,人人都像是被王子那傢伙下蠱迷惑了般,乖乖接受了我的面紙,「美妝店在促銷囉,請多多指教、面紙後面有地址,要來光臨唷……」

這次的打工真的多虧他的幫忙不費吹灰之力便能完成,好吧,下次我不會再那麼壞心的稱呼他『沒看電視兼不識字的白目王子』了。

「總之,謝謝你。」

結束之後,他跟在我背後遲遲不肯走,這傢伙該不會是要向我討獎賞吧,「幹嘛,我可無力報答你厚重的獎賞唷,不過,我倒是可以請你喝一杯飲料。」

結果,走進超商後,他出乎意料的選了養樂多。

他隨即插了吸管,貪婪像個孩子般的大大吸允一口露出了滿足笑靨,笑笑的眼裏有迷人的風采,這傢伙,怎麼連喝個養樂多都能這麼放電啊。

我見狀,不禁會心一笑,「你們有錢人不是天天山珍海味的嗎,怎麼還會希罕這一瓶十塊的養樂多唷?」

「這超好喝的耶,妳要不要來一口?」

明明就是我請他喝的,他還問我要不要,這傢伙不只不識字,連邏輯都有問題咧。「不用了,謝謝。」

語畢,偏頭偷偷瞄了他一眼,瞧他那副開心吸允養樂多的樣子,突然覺得這樣的他也滿可愛的嘛。

我驀地驚醒,不對啊,我們是不同世界的人,得趕緊劃清界線才是。

「下次,不要再來這邊等我了。」所以,我開口。

「為什麼啊?」他連皺眉抗議的樣子都莫名可愛,這讓我回想起當時麥當勞的空前盛況,難怪他擁有這麼多眼睛會迸出愛心火花的死忠粉絲啊。

不過,以為我也會那樣尖叫為他瘋狂嗎?下輩子吧。

我還是很淡漠。「沒有為什麼。」

「那我明天早上到妳家接妳,一起上學?」

「不用了,我都騎腳踏車。」你們這種從小就被賓士車接送長大的小孩總不會騎腳踏車了吧?哈!我在心裡偷偷笑他。

「那我明天帶早餐給妳吃?」這不是女生會幫心儀的男生做的事情嗎?有沒有窩心啊。

只是,心念一轉,雖然這個舉動超加分,但也不能屈屈為了個早餐就被輕易拐走啊。

我還是搖搖頭。「不用了。我都在家裏吃早餐。」

「那我明天中午去妳教室陪妳吃午餐。」

奇怪,這傢伙怎麼還沒有死心啊?

「不用了,看到你的臉我都沒食欲了。」

說到這裏,他燦爛笑了,臉頰上迷人的酒窩更加甜蜜深邃,而且,一點也沒有在謙虛的,「我就知道我長得很帥,」

稍後,他遲鈍的想想不對,才又冒出一句,「那這樣我要怎麼追妳呀?」

「我沒有要你追我呀。」

「可是我還是想要追妳啊。」

「我就不想要你追我了嘛。」

「但我想要追妳呀。」

吼,這人怎麼這麼盧啊,再這樣無限迴圈的對答下去可能到明天或是後天甚至下禮拜我們都還站在原地重複『就叫你不要追我了』、『可我就偏偏要追妳」諸如此類的對話吧。

於是,下定決心般的我開口,「唉呀,那是什麼?外星人攻佔地球啦!」然後,又自導自演的遙望向另一方遠空,誇張語調,「天啊,是復仇者聯盟,地球有救啦!」

「什麼?在哪裡?在哪裡?有鋼鐵人和雷神索爾嗎?可是我最崇拜的還是美國隊長了!」

沒空理他,趁他轉身抬頭,我已經落跑了。

創作者介紹

貓一樣的少女

catpoet87053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