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

「小茜我的漂亮寶貝兒,外面有個帥帥的男生探頭探腦看了我們家門口好久,好是在等妳耶!」隔天大清早的,媽媽就在廚房裏喊道。

對於這種情況沈小茜已經司空見慣,她姍姍來遲的走下樓來吃早餐,一點也不好奇今天是哪個追求者來等她上學了。

走進餐廳,她頗不在乎的坐下,邊拿著她最愛的吉比花生醬抹吐司。「大概是昨天送我巧克力的那個二年級學長吧,他一直問我住哪裡。」

大概這就是所謂的青出於藍勝於藍,媽媽很是自豪的吹捧,「行情不錯嘛,只差我當年一點。」

說到這裏,爸爸也不甘寂寞的插話,「對呀,想當年我們還在美國唸書的時候,我可是天天到妳們媽媽家門口排隊彈吉他唱情歌才追到的!」

吼,拜託,都幾百年前的事情了,我實在沒有興趣參與這個話題,默默吃著自己的早餐,媽媽為我們倒完牛奶又繞回窗邊,興味瞧著外面那個癡情男,「不過話說回來,今天這個男生長得還真帥,嗯,是我的菜。」

「什麼妳的菜,妳不是說這輩子只愛我一個?」爸爸聽聞,立馬站起身來抗議。

「可是他真的長得很帥呀,又很可愛,不信小萌小茜來評評!」

我和沈小茜都忙著吃早餐,並不想要淌這渾水,卻已經被爸爸左手拎一個、右手抓一隻的來到窗前充當評審。

我猛一看,沈小茜同時叫出聲來,「欸,沈小萌,是王子耶!他怎麼知道我們家的啊?」

「什麼王子啊?」媽媽轉向原本站在她身邊的我,可落個空,我已經早一秒衝到門外去了。

我狠狠瞪著貌似無辜的王子質問。「說,你是怎麼知道我家住哪裡的啊?」

「這很困難嗎?我昨天就護送妳到巷口看著妳進門才離開的啊。」

「你這個……」

我還來不及破口罵人,門後那三隻八卦精已經竄出門來看熱鬧了。

媽媽擋在前面,見風轉舵的呵呵笑開,「唉呀,原來是我們小萌的愛慕者唷,我就說我們小萌長得可真萌,所以才把她取名為小萌呀……」

我明明記得,她剛才不是這樣說的。

只見王子非常欠揍的表情轉過頭來問我,「誰是小萌啊?」

我咬著牙,「是我。」

他則不以為意的轉身,對著爸媽露出誠意滿分的燦爛笑靨,「伯父伯母你們早,我叫王子傑,大家都叫我王子。」

「唷,是王子同學啊,你好你好,吃早餐了嗎?要不要一起……」媽媽立刻被王子電得暈頭轉向,趕忙親切招呼起來。

「這怎麼好意思,我已經吃過了啦。」

「這樣啊,」媽媽眼珠子一轉,腦筋動得超快,為了製造我們獨處機會,連忙把我趕出門。「欸,小萌,去書包拿一拿,上課啦。」

「可是我還沒吃完啊……」我還抓著才咬了幾口的吐司,捨不得放手。

媽媽走了過來,直接把從家裏拿出來的書包遞給我,順便搶走我心愛的吐司,「吃那麼多幹嘛?快點,上課要遲到了……」

「明明時間就還早,那沈小茜咧?」

「小茜還在發育要多吃點早餐。」

「怎麼差別待遇啊?我也還在發育啊我……」

沒人聽見我哀怨的咕噥,爸媽和沈小茜已經拍拍屁股回到家裏繼續享受她們的天倫之樂和早餐了。

「呵呵,小明,走吧。」王子來到我的身邊,滿心歡喜的朝我微微笑。

我卻笑不出來了。「不是跟你說過我叫沈小萌,ㄇㄥˊ三聲萌了嗎?」

他沒聽見,應該是假裝沒聽見,只見他獻寶似的從路邊牽來一輛嶄新的單車,「妳看我的新腳踏車,欸妳的咧?妳昨天不是說妳都騎腳踏車上學的嗎?」

唷唷,露餡了我。

這下冏了,因為不想讓他覺得我是放羊的小孩,只好隨便搪塞,「今天看到你心情差,突然想要改搭公車,這樣不行唷。」

「好呀,反正我也好久沒有搭公車了,上次搭公車是因為和賈斯汀他們玩國王遊戲輸了,所以被指定要搭十七號公車繞臺北一圈咧……」

果然是紈褲子弟,連公車這種便民的大眾交通運輸都淪為他們的遊戲之一。

從我們家步行到等候公車的地點約莫五分鐘,公車很快的來了,我們順利買票上車,即便是車上沒有座位必須站著,王子都還是一副逆來順受而且興致勃勃的樣子。

「在公車上搖搖晃晃的感覺也滿酷的嘛。」甚至,他還笑咪咪的這麼說了。

真不知道這傢伙是樂觀還是白目,我只能默默的朝旁邊挪去,儘量不要讓自己和說出這番定論的王子看起來是一夥的。

只是,公車突然來個緊急煞車,整個車廂的人們全部沒有預警的向前傾倒,而我更是重心不穩的直撲向王子差點摔倒,所幸被他抓個正著才沒有繼續往前滾。

「呼,這司機大叔也太猛了吧,又不是在開賽車。」我驚魂未甫的說著,伸長脖子查看前方路況無礙後才回頭過來……

咦?我們怎麼靠得這麼近?

我尷尬的要往後退,但是後面早就站了個噸位不小的大嬸,左右更是被兩個也是通勤的學生夾擊,這下子根本是無路可退。

我小心翼翼的想要挪動身體,卻被後面的大嬸兇狠地瞟了一眼,她不悅的屁股一扭,我便被她擠得幾乎埋在王子的厚實懷裏。

越是心急想要趕快脫離王子的懷裏,他卻越是故意的要將我攬得更緊,我瞪視著他,他則裝痞的對著我輕笑,一點都不在意我鼓起腮幫子的慍意。

「小明,原來妳也滿喜歡我的嘛,可是這麼猴急的話,我會害羞耶。」他附在我的耳邊悄聲說,壞壞的語氣吹拂在我的臉龐上讓我頓時脹紅了臉。

這幾乎是只要抬頭就可以吻上他鼻尖的細微距離,只稍安靜下來就可以聽見彼此鼓動的心跳聲和呼吸,他暖熱的氣息自我的耳際輕輕滑過,驀地,有一種莫名悸動從心底深處竄出來,刺刺癢癢的渾身發燙,我連手指頭都按捺不住輕微顫抖。

那是什麼感覺我也不會確切說明,當凝住他惡作劇般的深亮眼睛,時間就像是靜止住的,當世界停止轉動時,只剩我們兩個還會活動自如,他繼續俯下身子,像在玩心理仗似的想要打探我的心情,而我僵住了,順應般的輕輕閉上眼睛,彷佛,有什麼就要悄悄發生……

然後……

「別再摔倒啦,傻瓜。」

聽到他調侃的語氣,我懵懵懂懂地張開眼睛,咦?什麼都沒有發生?這個時候,我才知道自己被耍了。

「你才傻瓜咧!」我佯裝生氣的踩了他一腳,他頓時發出小聲慘叫。

誰叫他要玩弄我少女般純潔的心啊,害我、害我還……

好丟人啊,想到這裏,我的雙頰又倏地滾燙起來,因為不想被發現,我刻意的別過頭去,卻被他霸道的轉回身去,向著他。

就這樣順勢牽起了我的手。

「別再摔倒了,傻瓜。」這次,他的語氣是溫柔的。

之後,我們沒有再交談。

但是他握住了我的手,是要保護我的意思吧,雖然未經我的允許,而我卻也從未想過要將他的手甩開,直到下車。

到站之後,王子三步併兩步的下車,猶如迎接久違的自由空間那樣跳躍,早就把我拋到九霄雲外,而我,被他鬆開了手之後反倒有種空虛感覺,逕自患得患失起來。

這個始亂終棄的負心漢王子,明明上一秒還那麼深情,結果下一秒竟然就這樣給我落跑……

沒有發現我莫名其妙的失魂落魄,他已經一溜煙的跑到某個不起眼的早餐攤位前面,和賣蛋餅的老奶奶說起話來了。

「奶奶早安,今天生意好嗎?我老樣子,來一份蛋餅和奶茶。」

是有那麼餓嗎?我不屑的旁觀起來。

「今天生意好,剛好留了最後一份給你咧。」

奶奶看來和這個負心漢王子很熟識,奇怪,嬌生慣養的王子怎麼會愛吃路邊的早餐攤啊?他們有錢人不是最忌諱吃路邊攤了嗎?

「真的嗎,那剛好賣完就可以早點回家休息了呀。」

「是啊,這幾天老覺得身體不舒服……」

「奶奶妳可要多保重身體唷!」

「好的,你也早點上學去吧。」

和賣蛋餅的奶奶依依不捨道別後,王子這健忘的傢伙才又遲鈍想起了我的存在,一副『啊,妳還在唷?』的表情看看我,才與我並肩走進校門口。

剛剛那種關懷老人的好心腸,應該不是裝的吧?

原來,他還有這麼貼心的一面呀。那麼,剛剛還誤認為他是偷牽人家手就落跑的負心漢,我,會不會太壞了啊?

然後,我還沒有開口,他就已經冒出這句,「是不是覺得我剛才超貼心超有魅力的?」

嗯?他怎麼總能看穿我在想什麼啊?

「才沒有!」我不自然的扯扯書包背帶,違背心意的說道。

瞧他那副得意的翹鼻子模樣,或許,他並不是我一開始想像的那樣,只是個有錢人家被寵壞的死小孩啊。

雖然不想承認,但王子早上種種的表現看在眼裏還真的加分不少。

「明明就有!開始愛上我了吧。」他越說越開心,雙手接著比出蹦蹦愛心的手勢,樣子超可愛的。

「你這男的真是莫名其妙耶,我哪有說我開始愛上你了啊!」

「沒有嗎?那怎麼在公車上的時候貼我貼得這麼近啊?」

「那是因為……因為……」我被他逼急了,連話都說得吞吞吐吐語意不清,這個臭王子簡直壞透了。

「呵呵,說不出話來了吧,明明就有!」他嘻嘻哈哈的笑開,大步跑在前頭,像是要宣告全世界般的,「小明開始喜歡上我囉!小明喜歡上……」

「哪有,幹嘛亂說啦!」

我羞紅了臉,也追了上去,兩人就這樣迎著晨風在陽光灑滿的校園裡追逐起來,他那偶爾回眸顧盼的笑語容顏以及我飛揚飄逸的制服裙襬都像是被寫進青春的一首詩裡那般燦然美好。

 直到來到教室前,我們才氣喘吁吁的停下來,他送我進教室前,伸手和我說掰掰時,我看見還掛在他腕上的那袋蛋餅,突然好奇起來,「對了,你不是剛剛說已經吃過早餐了嗎?那這袋蛋餅怎麼辦啊?」

他朝我神秘微笑,一個轉身,隨意鎖定了路過的女同學,帥氣搭訕,「嗨,這個請妳吃!」

「是真的嗎?」

Yes。」

「妳看妳看,王子送她吃早餐耶。」

「好羨慕唷,我也好希望王子可以送我吃早餐唷……」

轉眼,此起彼落的少女讚嘆聲充斥著我們教室前排的迴廊,有沒有這麼誇張啊,我還杵著,王子已經回頭過來回答我剛剛的疑問。

「我是呀,來妳家之前先到附近的星巴克吃了點東西,是滿便宜的啦也不算難吃!」

星巴克便宜?

我忍不住翻了個白眼,默默收回剛才自己在心裏說過的話,這傢伙,他真的是有錢人家被寵壞的死小孩啊。

創作者介紹

貓一樣的少女

catpoet87053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