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明小明小明、小明小明小明、小明!」

放學後,在校門口前我被異常開朗的聲音喚住,不用回頭都能知道是誰,只有王子這種幼稚鬼才能用小明兩個字串起一首不成調的歌吧。

「要不要跟我們去吃下午茶?喜歡馬卡龍嗎?還是妳有吃過蜜糖吐司?季節限定的卡士達奶油草莓塔也超讚的唷!」

儘管他口沫橫飛唸了一堆,最後我還是不領情的搖頭。「才不要。」

「為什麼啊?蜜糖土司超好吃的耶!」他頗不能接受的傻眼問道。

身為校園最受歡迎的人物應該鮮少被拒絕吧,只是,我是真的不能去嘛,瞥了瞥他還沒接受現實的怔怔然表情,我補充解釋,「我要去打工。」

「平日也要發傳單嗎?」他問題還真多。

「是麥當勞啦。」但我想這也不是最多的一次。

「唷,好吧,殘念。」嗯,知道殘念就好。

不過,這次因為被我拒絕,兩三下就立馬退縮的速度也太快了吧,之前不是還會死纏爛打的幾回合才結束的嗎?這麼快就放棄了啊……

罷了,放棄也好,不然成天黏在我身邊無限迴圏『我要追妳』、『可是我不想要給你追』、『明明就開始愛上我了吧』、『哪有,我才沒有喜歡你咧』這類的對話也不是辦法啊。

對王子而言,說要追我應該只是天外飛來一筆的興起吧。

「那我們待會見。」

語畢,他旋風般的隨即轉身,撩起一陣空落落的風直吹我心頭,已經走遠的背影和歐文還有賈斯汀嘻嘻哈哈的打鬧著,整個青春帥氣的畫面還真是無敵好看,毫不意外的再度迷倒圍觀的眾多女孩兒們。

遠遠目視王子還是那麼歡樂的表情,可為什麼,我沒有自己預期中的輕鬆愉快?

不知道什麼時後習慣了週邊的喧騰,突然安靜下來的身邊原來也有這麼一點寂寞啊。

我把這份微妙變化的心情歸咎於深秋讓人易感的天氣,拖著稍沉的腳步,一個人等車、一個人搭車,絲毫沒有察覺到王子離開前充滿語病的那句話,為什麼都說了殘念還待會見?

「請問是兩份一號餐嗎?飲料是可樂不加冰塊……」

不知怎地,明明就跟平常無異的生活行程,心上卻還掛著王子稍早之前那句『殘念』,做起事來甚至招呼客人時,怎麼都提不起勁來。

王子他們現在應該在大啖馬卡龍和蜜糖吐司了吧?還有那個什麼季節限定的卡士達奶油草莓塔,那是電視美食節目上都會介紹標榜貴婦們最愛的下午茶夢幻甜點吧,好像很好吃的樣子……

唉,算了算了,都說是貴婦下午茶了,我這種平民少女根本只是肖想嘛。嚥嚥口水,正努力要打起精神試圖把麥當勞也想像成是我們平民少女界的夢幻餐點,就在這個時候……

YO!小明!」

我一個抬眼,竟然滿懷驚喜的發現笑得一臉燦爛的王子還有歐文和賈斯汀,就站在我的面前,一副等候點餐的樣子。

「妳好像很開心看到我的樣子吼。」他笑著說。

「哪有?少臭美了啦。」

我下意識的拿手掩住緋紅雙頰,真有這麼明顯嗎?再看見他目不轉睛的注視著自己,只得心虛地迴避他那灼熱目光,「不是說要去吃那個什麼馬卡龍還是蜜糖吐司的嗎?怎麼會來?」

「比起那些點心,我更想妳。」他話說得由衷,即便只是哄人開心噁心吧啦的甜言蜜語聽起來都悅耳無比。

「而且,不是說了待會見嗎?小傻瓜!」

「誰是小傻瓜呀,噁心!」

「哇,小明生氣的樣子也好可愛唷。」

「這就是傳說中的情人眼裡出西施嗎?她這樣哪算可愛啊?」說話的人是賈斯汀,只要一看到他的臉,我的耳邊中毒般地又會自動唱著『Baby, baby, baby……』

我搖搖混沌的腦袋試圖清醒,眼神不意和一旁的歐文撞在一起,他溫文儒雅的笑了,「不會啊,我也覺得她滿可愛的。」

嗯,這個歐文不但風度翩翩還很善良呢,我彷彿都能看見他的頭頂上有小天使光圈了。

「喂,搞清楚,她是我的。」聽到歐文這麼說,王子趕忙跳出來宣示主權。

突然,有個不討喜的聲音硬生生插話,「這裏的東西看起來這麼寒酸,能吃嗎?」

沒錯,那是安又琳嬌滴滴的嫌棄。

她怎麼也跟來了?我糾緊眉頭盯向她,還沒開口,王子已經趕緊搶先撇清,「不是我要帶她來的唷,是她硬要跟的。」

想也知道。上次她就挑明了說要不是因為王子的緣故,她才不屑踏進我們這種平民連鎖速食店的啊。

我裝酷的聳肩,「我又沒問,你愛帶誰來又不關我的事!」

「都不會吃醋的嗎?」他倒是有點失望的咕噥。

而我,話說得可帥氣了。「一點都不會。」

雖然嘴硬的這麼說了,但當這群人點餐完畢移駕至用餐區,安又琳又是裝萌又是賣騷的向王子撒嬌,兩個人就這樣你儂我儂的玩了起來,我還是不自覺的目光轉著轉著又不受控制的轉回到他們兩個身上,歐文和賈斯汀一副司空見慣的樣子各自低頭滑手機,畢竟,他們四個是從小一起長大的朋友啊,只是,在不知情的人看來一定會覺得王子和安又琳是對甜蜜蜜的小情侶吧。

他們是真的很匹配啊。

笑容燦爛帥氣無敵的王子與媲美芭比娃娃般漂亮無暇的安又琳,兩個人根本就是從童話故事裡走出來的王子公主,再加上兩人登對的顯赫家世,怎麼看都是天造地設的一對。

如果今天,王子身邊撒嬌笑著的女生換作了是平凡渺小的我,這樣嚴重失衡的組合應該很掉漆吧。

再望了他們一眼,兩人遊戲般的舔了同個蛋捲冰淇淋,不知道說了什麼,開心的相視而笑,這樣夢幻協調的畫面簡直就像是拍攝音樂MV那樣吸睛好看。

我獨自在櫃台這邊看得飲料都溢出來了還不自知,還是點餐客人先叫了出來,「欸,妳的可樂都滿出來了。」

「啊?什麼?」我一回頭,深咖啡色的發泡液體已經灑滿地,弄髒的地板像極了我此刻悵然若失的心情。

「沈小萌,妳怎麼還在發愣?快處理啊,今天妳是怎麼了?一副魂不守舍的樣子!」

值班經理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在我耳邊碎碎唸,我無法專注的聽他訓斥,只是心思還停留在用餐區那邊的情況,這個安又琳怎麼連吃個冰淇淋都不肯安份,這會兒逗弄完了王子又轉身把冰淇琳當玩具般的作弄其他人。

玩耍歸玩耍,不過,這樣也太浪費食物了吧,我在心裏忍不住這麼埋怨的同時,結果,這隻可憐的蛋捲冰淇淋還真的掉到地上摔成一團爛泥,頓時,大家不以為意地笑開了。

看到這幕,我的愠意逐漸升高。

值班經理一看,扭頭過來交代,「沈小萌,妳把這裏地板擦完順便把那邊也處理一下。」

「呃,好。」我在心裏莫名抗拒,簡管僵著身體,卻也只得硬著頭皮過去。

Sorry,誰知道這隻霜淇淋品質這麼差,軟趴趴的一下就掉地上去了呢。」

安又琳瞧見是我帶著拖把上前,刻意熱情的表情讓我更加難堪,那麼戲謔的語氣裡盡是『付錢的人是大爺』的凌人氣盛。

「那就麻煩妳啦,Cinderella。」

我被她這句Cinderella喊得心一沉,拼命努力壓抑幾乎爆發的慍意,只因為妳是有錢人家的小孩就能隨便浪費食物、隨便貶低我的價值嗎?

不該是這樣的吧?

邊想,手上緊握的拖把不小心太過用力沾到了她看來高貴的皮鞋,霎時,她尖叫站了起來,反應劇烈。「幹什麼啊妳!這拖把很髒耶,沾到我的鞋子了啦。」

「如果不是妳打翻冰淇淋的話,我會需要在這邊擦地板然後不小心沾到妳的鞋子嗎?還有,下次如果妳只想要玩耍或是捉弄別人的話,可以買玩具就好,不需要這樣浪費食物,非洲還有成千上萬的難民沒有東西可吃。」

「妳在說什麼啊?」她捉狂的霍然站起身來。

「沒關係啦,安妳鞋子這麼多,再換一雙就好了嘛。」王子也跟著站了起來,撫撫安又琳的肩膀,試圖為我緩頰。

「是啊,安,妳該換上最新一季的鞋了,這雙舊了髒了就別穿了,沒有損失。」

但我已經被惹毛了,根本不屑感謝王子和歐文為我打圓場,我,鬆下了手裡的拖把,挺直腰桿迎上安又琳嬌縱傲慢的眼睛,一字一句說得清楚。「我說,如果不是妳打翻蛋捲冰淇淋的話,我會需要在這邊屈膝幫妳擦地板嗎?這裡不是妳私人的遊戲間,我也不是妳們家裡的打掃阿姨,請妳……」

「不好意思唷,」值班經理聽到我們這邊爭執,趕緊上前要把我拖走。「真是抱歉,我們馬上把這邊清理乾淨。」

直到經理把我揪進二樓辦公室,關起門來,他才吼了出來,「沈小萌,妳是吃了炸彈嗎?竟然敢當眾頂撞客人?」

而我也不甘示弱,「是她有問題好嗎。」

「我不是教過妳,做服務業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要學會客人永遠是對的?就算妳再怎麼勤奮機靈,可是沒有學會向客人忍氣吞聲就是不及格!上次也是,竟然讓客人沒點餐就走掉!」

「可是那是因為……」那是因為王子他捫那群人只是單純來亂的啊。

「小萌,別說了,妳的個性根本不適合做服務業,即便只是打工。」

為什麼?我明明是理直氣壯的,可是聽在對我頻頻搖頭的經理耳裡都是不被允許的叛逆?

難道,服務業就沒有尊嚴嗎?我很想問。

「下星期就是月底,妳優先排休,就做到這禮拜吧。」

就這樣,步出麥當勞的時候,已經很晚了,空落落的街頭上,只剩下我一個還在這裡,冷冷的逆風不斷擦過我倔強的臉龐,我不確定到最後自己有沒有哭。

難過的不是單單因為丟了兼差沒錢可賺,反正已經高三,該要專心念書才是對的,只是,方才被狠狠奪走的僅剩尊嚴和安又琳施予的那種羞辱無法因此得到平衡才會覺得……

委屈,真的好委屈。

要去搭公車的自己走了幾步,背後便多雙腳步聲,「妳還好吧?有被罵嗎?」

不用回頭也知道那是誰。

「被罵也不關你的事。」我淡淡的說。

「別這樣嘛,小明。」

「我說過,我的名字叫作沈小萌ㄇㄥˊ、三聲萌。」而且已經說過很多遍了。

「小明妳……」

我倏地停下腳步,一個轉身望向他,情緒不自覺的失控。

「不要再叫我小明、不要再纏著我了,你還不懂嗎?我們是不同世界的人,你打過工嗎?你曾靠自己的能力認真完成一件事情嗎?沒有的話就請你閉嘴。」

我一吼完,環繞我們的氛圍瞬間降至冰點。

我沒有說錯,我們的確是不同世界的人,那個時候冰淇淋掉到地板上他們不以為意笑成一團的樣子還在我眼前清晰可見,這就是我們的不同,即便是銅板就可以買到的食物,它就是食物,而不是只拿來浪費嘻鬧的玩具。

或許,在他們這些有錢人小孩的眼裡,這都是沒什麼大不了的事情,習慣了被別人服務,認為花錢消費的人就是大爺,但我不一樣,每件事情我都會認真看待並且腳踏實地的去完成,縱使會被他們這群輕蔑的視為笨蛋我都無所謂!

他緊抿唇線,不發一語。

而我,再望了他一眼,「別再來找我。」

我正要擦身離去,他一個伸手,攬住了我的手臂。

「我的確沒有打過工,目前也是嘻嘻哈哈的玩樂度日,」

我有點詫異他想要表達的是什麼,昏暗街燈底下,抬眼凝住他那深不見底的眼眸,有著熠熠閃閃的堅定。

「那是因為我知道,我有權天真的日子所剩不多了,因為未來要接管龐大的家族企業,所以上大學就要同時修管理學院和商學院的課,我只是覺得,人的一生中只有一次高中生涯,也只有一次青春啊!」

不知道為什麼,但我沒有開口搶著反駁或是譏笑他,只是就這樣,安靜的聴他說話,這是第一次,他對我這樣剖心直白的說話,坦承而真摯。

「不過我努力的想要完成一件事情,就是讓妳喜歡上我。」

「像我喜歡妳一樣的,喜歡我。」

最後,他如是說。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atpoet8705307 的頭像
catpoet8705307

貓一樣的少女

catpoet870530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