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啊啊啊啊!」

「嗚嗚嗚呀!」

OhNoNoNo……」

這天下午,天氣依舊超好,飆高音的鬼吼鬼叫也依舊引人側目,只不過,場景眨眼瞬間從我家附近的休閒公園轉換到台北近郊的小型私人賽車場,並且,一路尖叫的男高音換成了……

我!

「閃開!快給老娘我閃開!」

真是抱歉了,請原諒我不受控制的粗口,只是在這種萬分驚險的路況之下真的會情不自禁的自稱起『長輩』嘛。

「小明,明明就是個十七歲年輕少女,怎麼開起車來就變得像個老太太在走路啊,噢不,連老太太走路都比妳快咧。」

是的,沒錯。

就為了我一句無心的嗆聲,王子這激不得的傢伙硬是把我拖到這個看起來超級適合殺人滅口的荒郊野外,先是在我頭上套了笨重重的全罩式安全帽,我連路都快看不見走不好了,他竟然還把我押上了這輛小型賽車上,讓教練過來為我繫上安全帶。

「可是,我不會開這個啊。」我都快要哭了。

「是誰說,」他笑咪咪的怪腔怪調學起我的聲音說話,「開車又不需要平衡感,那不是油門一踩就會自動出發的東西嗎?」

直到這刻,我才深深體悟到什麼叫做『禍從口出』,只不過,這一切都太遲了。

根本沒有時間讓我懺悔還是求饒,王子已經轉身,帥氣的甩頭戴上了安全帽,矯捷躍進了我旁邊那輛賽車,當賽車教練拉起了引擎,一輛輛蓄勢待發的賽車不斷擦過我停滯的車身呼嘯而過,我好不容易踩動了油門出發,卻連連撞上賽車場周邊佈滿的輪胎安全島。

「小姐,這是Go Car,不是遊樂園裡的兒童碰碰車耶。」

還真是謝謝教練大人的提醒唷,難道我會不知道嗎?

重新返回航道,我牙一咬,努力想要殺出一條血路勇往直前,這個時候,不知道繞完幾圈的其他賽車已經從我背後迎頭趕上,眼見自己又要殿後,我乾脆眼睛一閉,整個將自己的生死置身事外,先把油門踩到底再說了!

車身像是也被我激怒了似的暴衝,一下子超越幾輛賽車領先,我還沒開始得意,就又撞上了輪胎安全島,樣子慘烈的卡在彎道處,動彈不得。

王子放下車速,從我癱瘓的車身邊繞過。「小明,妳在耍寶嗎?」

「你才在搞笑咧。」我則沒好氣的瞪他。

他沒發現我在生氣,嚴格來說,應該是他還來不及察覺我在生氣就又像是風一樣的男子『咻』地駕著賽車落跑了。

接二連三的賽車又咻咻地當我是路障般的繞過,只剩下我一個很冏的還卡在原地。

我現在是真的很需要道路救援哪。

「紅色那位小姐,方向盤向左!我說向左!小姐,妳左右不分的啊?」遠在天邊的賽車教練對著大聲公試圖遙控,頓時,看熱鬧的看笑話的、還是喊燒的全部都笑成了一團。

我還瞄到那個笑得特別大聲的人就是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抵達終點處的王子那傢伙!

「怎麼樣?好玩吧!」

折騰半天,我好不容易返回終點下了車,王子笑咪咪的迎面向我走來,不知道到底是誰說過『伸手不打笑臉人』這句話,真是一點道理也沒有,因為我現在真的超想要揍這個把我拖來當眾出糗的臭傢伙啊!

我緊抿著唇,故意悶不吭聲。

他望住我還在生氣的表情,眼裡的笑意更加燦爛了,「這個Go Car就跟開車是一樣的道理,一樣簡單,一樣不需要平衡感,只要油門輕輕一踩就會自動出發的東西,當然一點都難不倒我們聰明的小明啊。」

他說得誇張,我聽了忍不住有股衝動想要捲袖子扁他,卻在出拳的那秒被他攔截住,他就這樣輕易攤開我的拳頭,不知道在我的掌心塞了什麼,只覺得一陣沁涼湧上心頭,我低頭一看,竟然發現是一罐養樂多?

這…….哪來的啊?

「趁他們剛剛手忙腳亂的在幫妳排除交通事故的時候我出去外面買的。」

難道是我聽者有意嗎?但我真的覺得他在說『手忙腳亂』和『交通事故』的時候刻意加重語氣呀。

我還在鬧彆扭,一點都不想接受,他還補了一句,「快喝呀,冰冰涼涼的喝下去,氣很快就消囉!」

「你還說!」我還是出手揍他了,心情卻是莫名好的。

見我帶笑的薄嗔,他大手一揮,像摸小狗那樣的摸摸我的頭頂,把我原本柔順的頭髮全部撥亂,「小明生氣的樣子超可愛的!」

「可愛你的頭啦!」

「我的頭的確很可愛!」

我被他逗得笑了。

「小明!」

「嗯?」

「被麥當勞fire的事,已經不難過了吧。」

「嗯,不會了。」

「那就好。真不虧是我的小明,堅強又開朗。」

我笑了。「你也會關心我啊。」

「那當然,因為妳是我喜歡的女生。」

「可是,如果到了最後,我還是不喜歡你怎麼辦?」

「我這麼帥,妳一定會喜歡我的。」

「臭美。」

我們都笑了。

創作者介紹

貓一樣的少女

catpoet87053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