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因為想要我用那個一起參加活動贏來的黃色小鴨行李箱,王子費盡了心思絞盡腦汁,後來才想到了要趁國慶日連假策劃三天兩夜的小旅行,他說想要邀請兩三個要好的朋友共同出遊,就可以用到那個行李箱啦。

直到他興沖沖的向我提議,我才了解到他並不是說說的而已,只是……

「你這樣,會不會太大費周章了點啊?」

他倒是回答的很堅決,執著的眼神燦亮而深邃,「我就是想要看到妳用那個黃色小鴨行李箱嘛,那是我們一起努力得來的耶。」

這麼讓人感動唷,不過……

「呃,我有說我要參加了嗎?即使我OK,我可沒把握我爸媽會答應唷。」我刻意這麼 強調就是要讓他知難而退。

畢竟,是要過夜的,三天兩夜的時間已經足以讓生米煮成熟飯了呀,我想我爸媽應該還沒有開明到會贊成我參加這趟旅行吧,殊不知……

「當然好啊,小萌這孩子就是太認真打工認真念書了,從來都不去玩樂才讓我們做父母的擔心呢,正好去趟旅行放鬆放鬆心情,回來再好好衝刺學業嘛。」

「掰掰,玩得開心點唷,寶貝。」

結果,不只爸媽急著把我從家門口推了出來,就連沈小茜也莫名其妙提著行李跟來了。

直到上車,我都還頗傻眼的難以接受。「為什麼,會演變成這樣……

讓我頗為傻眼的不只這件,等到我們來到高鐵,原本預計出發的時刻逼近,安又琳才一身雍容華貴的拖著她超大型行李箱、彷彿要去歐洲滑雪度個十天假才回來般的亮麗登場。

不是說只有邀請幾個要好的朋友嗎?所以她也是你的好朋友之一?為什麼你去哪裡她都要天涯海角的跟隨著你?我知道自己沒立場揪著王子的衣領追問他,但是,就有種奇怪的感覺浮上心頭,像醋一樣的緩緩發酵著,甩都甩不掉。

再望了一眼她的眾多家當,我開口,「確定……我們只去個三天兩夜吼?」

「對了,我說過了嗎?我們要去小琉球。」

搭上高鐵,王子絲毫沒有安靜下來,一路興致勃勃的和我談天說地,儘管他絲毫都沒有理睬另外一旁忙著自拍和照鏡子整理頭髮的安又琳,但我就是不想要和他說話。

「為什麼你們會想要去小琉球啊?」發問的人是沈小茜,對於能夠參與王子親友團的旅遊感到非常榮幸以及興奮。

「這個問題問我就對了,小茜公主,」

直到現在,每每瞥見賈斯汀的臉,那首Baby, baby, baby oohh……』的旋律還是會在我耳邊旋繞不止,我趕緊轉頭避免看他的臉,但還是聽到他油腔滑調的回答問題,「因為王子說要策劃個旅行,而且是要去很特別很特別的地方,而且是不用買機票出國的那種,我當場就想到這個鳥不生蛋的小離島啦。」

「呵呵,賈斯汀好有趣唷。」有沒有這麼做作啊,沈小茜?

我睨著這妮子笑得花枝亂顫的,賈斯汀因此大有成就感又追加了好幾個冷笑話,這兩個該不會就這樣看對眼了吧?

坐在靠窗的歐文偶爾微笑回應,大多的時間還是將視線放在窗外飛逝流轉的風景,王子還沒有放棄的繼續跟我說話,細細碎碎聽得我的眼皮都快垂下了,噢,昨晚為了陪沈小茜研究她該穿哪些衣服去小琉球陪到三更半夜才睡覺,現在還真的有點睏了。

「睡一下吧。」

才這麼想,歐文已經善解人意的遞來他的薄外套,覆在我的膝上。

「欸,小明是我的,你看你的風景啦。」幼稚鬼王子嫌惡地推走了歐文的外套,硬是要把我的頭靠在他的肩上,「要睡也是靠著我睡!」

「你很煩耶。」我側了個身,故意和王子隔了些許距離,逕自戴上耳機聽音樂。

誰要靠著你睡呀,去找你的安又琳啦。

最後,我還是沒說出口,關於自己藏匿心底的那個小在意。

我的微妙心情一路從台北被攜到高雄,出了高鐵站,得知還要在搭車到屏東東港搭船的時候,安又琳整個臉都綠了。

「什麼?為什麼還要轉搭這麼多交通工具才會到啊?早知道就搭飛機從台比直飛了,真麻煩!」

站在她身後的王子自然而然接手幫她拉行李箱,只是,嘴上還止不住碎唸,「嫌煩還跟!妳再這樣和我們幾個混下去,小心沒朋友!」

「沒朋友就沒朋友,我有你一個就好啦!」說著說著,她便親暱的搭上他的手臂,彷彿他們真是一對戀人似的甜蜜。

「不要勾我啦!很熱耶。」

我就站在她們兩人疑似打情罵俏的後頭,雖然,從來都沒有期待有人會幫忙我搬行李,但至少……

「很重嗎?我幫妳。」就連賈斯汀都難得展現紳士風度的幫沈小茜拿包包了,只剩我一個和我的黃色小鴨行李箱還待在原地。

發什麼愣啊,沈小萌,這行李妳又不是提不動,幹嘛裝弱奢望有人會幫妳啊,這不是妳啊。回過神來,我正要提起自己的行李箱,伸手,卻落個空。

歐文早我一步,直接將我的行李接過,露出了個儒雅微笑,「走吧。」

遲鈍的王子這個時候才擺脫難纏的安又琳回頭看到我和歐文,趕緊慢下腳步來阻隔在我們之間,指著我的鼻子向我說教。「欸,小明,妳怎麼可以就這樣傻傻跟著別的男人走啊,那我咧?那我咧!」

我根本不想理他。

直到抵達小琉球, 我都沒再和王子說上一句話,所有兩人一組一起進行的分組我都無不好的和歐文送作堆,反正安又琳黏王子黏得這麼緊,我又何必去打擾他們兩個?

「欸小明,不對吧,我們兩個才是一組的啊?妳怎麼可以見異思遷跑去找歐文?那我咧?那我怎麼辦?」

王子見狀討價還價的追過來,當然,那跟屁蟲安又琳也來了。

「呵呵,王子你看他們兩個,連衣服都穿同樣顏色,怎麼看都是一組的啊,超登對,你就讓她和歐文一起,你和我一起嘛。」

她還緊緊攬著他的手,天氣這麼熱,她們兩個這麼黏怎麼都不會中暑啊?我有點壞心的這麼想。

「什麼超登對!」王子大叫,一個轉身,對歐文眼神示意,「過來一下,Man’s talk!」

他幹嘛不要乖乖和安又琳一組就好了啊,還搞什麼Man’s talk,真無聊!

本來懶得理他的,但是實在因為嘔氣不想和王子一組,想了想,我於是跟了上去,原本想要表達自己跟歐文一組就好的,卻……

「喂,搞什麼,你忘了我之前的計畫唷,幹嘛一直打擾我和小明啊?」

歐文還沒有來得及回答,我已經先開口問了,「什麼計畫?」

他們同時回頭,一抹複雜神情短暫閃過王子眼底,但是很快的,他又恢復燦爛依舊的面容了。

歐文微張唇形,本來想要說些什麼的,但已經被王子早先擋在前面,「沒啦,我是說,好不容易計畫了這個旅遊,叫歐文不要這麼不識相一直拆散我們兩個嘛,我們兩個可是天造地設的一組的唷。」

我不疑有他,只是心裡還在埋怨著什麼天造地設嘛,王子的中文真的很爛耶,不會用成語還要硬說,而且,他還不明白嗎?根本不是歐文不識相的一直要把我們兩個拆開,而是……

「怎麼這麼久?王子你們在做什麼啊?人家都要曬黑了啦……」不遠的集合處傳來安大小姐不耐煩的嬌嗔。

我朝他投以一枚冷冷眼光,直接越過了他的肩膀,走向歐文,「走吧,partner。」

「臉色這麼差,不會是在吃醋吧?」玩水上活動的時候,沈小茜趁著空檔跑到我的身邊找防曬乳要擦。

我把我的先借給她。「少亂說!應該是暈船吧。」

「暈那麼久?中午搭的船妳到下午太陽都要下山了還在暈?」

她不可置信的睜大眼睛,半晌,隨著我揚起的視線發現我注視的王子和安又琳正熱絡打成一片,她才了解般的湊到我的耳畔,欠揍的語氣,「沈小萌,妳也有今天啊?吃醋就吃醋,幹嘛不光明正大一點?」

「我哪有?」狠狠瞪過她一眼,再把我的防曬乳搶回來,哼,不想借她了。

「唉唷,借我用啦,太陽那麼大,曬黑了很醜耶。」

我無言的瞟了她一記,把防曬乳又遞回去,心裡想著這歐文去買飲料買這麼久,早知道就跟他一起去了,省得在這邊被沈小茜這妮子拿來調侃……

「其實,妳也沒什麼損失啊,少了王子的熱烈追求,但那個歐文對妳好像滿有電的唷?他超體貼的耶,妳才一喊渴,他就立馬自願跑去買飲料!」

我沒說話,沈小茜倒是自己湊了過來,三八兮兮的曖昧語氣,「怎麼樣?有左右為難的感覺嗎?是不是不知道要選擇哪個好?哇,一個是陽光王子、一個是溫柔體貼的紳士男,噢,如果是我的話一定很傷腦筋,不知道要選哪個好!」

此時,歐文的聲音從背後驀地響起,「在聊什麼這麼開心啊?」

他把飲料遞給我,在我身邊坐下。

「沒事,我要再去擁抱大海了。」沈小茜則對我扮了個鬼臉就轉身跑掉。

還好歐文識相的沒有繼續追問,否則我也不曉得該怎麼回答這個尷尬的問題,沈小茜落跑後,我就一直默默吸吮著歐文買回來的飲料,裝忙東張西望的看風景看海浪,說真的,我和他並不熟稔,所以根本沒話可聊。

半晌,他才開口,「妳,還好嗎?」

我不自在的咬著吸管,他的眼神像是能夠洞悉人心那樣深切,「我?沒事啊,怎麼問?」

「唷,沒事就好。」他一副雖然沒說破但都能看透的模樣頷頷首。

「王子、賈斯汀、安和我,我們四個從小到大一起長大,因為都是獨生子女,所以彼此之間的感情都很緊密也很要好,大家都很疼安,對她就像對待小妹妹一樣。」

他將視線挪開不再直視著我的眼睛,轉望向海上正玩得不亦樂乎的那幾位,眼裡多了些溫柔的笑意,彷彿他們真是他的弟弟妹妹那般親切。

我的思緒停滯了兩秒,所以,翻譯歐文這段話的意思,應該是想要向我解釋王子和安又琳之間看似打情罵俏的甜蜜互動其實沒什麼,要我別想太多的意思嗎?

我哪有啊,我根本沒有想太多好嗎,我一點都沒有在意王子和安又琳肌膚貼著肌膚的緊抱在一起騎乘水上摩托車,真的沒有,怎麼這歐文和沈小茜都覺得我悶悶不樂的樣子是在……

吃醋就吃醋,幹嘛不光明正大一點?

沈小茜轉身之前那句無心的話語還迴盪在我心頭,猶如漣漪般的擴大再擴大,眼神還沒有從『王安戀』那邊挪移開來,我卻已經下意識的駁斥掉了。

掠掠短髮,我好刻意大動作的撇開頭去。

呿,我又沒有喜歡他,哪來的吃醋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atpoet8705307 的頭像
catpoet8705307

貓一樣的少女

catpoet870530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