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小萌寶貝、小茜寶貝!吃飯囉!」

晚餐時間,媽媽煮好飯在樓下叫了半天都沒人理她索性自己跑來叫人吃飯,她杵在門檻邊,先看見了我,然後很狐疑的轉過去問沈小茜,「欸,小茜寶貝,妳帶同學來家裡玩唷?長得很漂亮呦。」

「啊,什麼?」

沈小茜還埋首在她的化妝品堆裡找棉花棒沒有抬頭,而我也跟著觀望四周,什麼同學?在哪裡?

「那我先去叫小萌寶貝吃飯好了。」見我們沒人理她,她又自言自語的走向隔壁我房間敲門,逕自揚聲喚我。「小萌寶貝,吃飯囉!」

「……」

「……」

我和沈小茜對望,她已經先爆出一聲大笑,我隨後搞清楚狀況的叫了出來,趕緊向媽媽揮手示意,「媽媽,我在這裡啦!」

所以,是我向上帝許的願成真了嗎?

「妳……妳真的是小萌寶貝?」媽媽目不轉睛的懷疑眼神真是讓我哭笑不得,真不曉得是她把我生得太失敗、還是沈小茜的化妝術太成功了?

「對啦對啦,是我啦!」自己生的女兒都不認得,我看媽媽真是世界第一人了!

媽媽還是拿著半信半疑的眼睛開始質問起來,「妳的生日?」

「三月二十九日!」

「血型?」

O型!」

「妳爸妳媽的名字?」

「沈大鵬、洪娜娜。」

媽媽聞聲衝了上來,不知道是在演哪齣的掀開了我的短髮,赫見我耳際後面的紅色小胎記,情緒激昂。「妳,真是我女兒小萌寶貝?」

「是的,是我,」而我也只好意思意思的配合灑下兩行清淚,「媽,我是小萌啊我……」

「妳們兩個玩夠了沒?」

沈小茜已經看不下去了,她很是無聊的抹抹手,無視於我們母女重逢相認的感人戲碼,準備收工,「玩夠了我要下樓去吃飯囉。」

同樣類似的戲碼應該不會再上演了吧?我才難得樂觀的這麼想,只是到了萬聖節派對那天,呃,又尷尬了。

眼見時間差不多到了,沈小茜幫我化妝變身完畢要我先到門口去等王子他們幾個,我出了門就站在家門邊,沒幾分鐘,王子賈斯汀先下了車,卻是我為無物的自動掠過。

不會吧,又來了?

「欸、小茜公主,妳姊咧?怎麼沒有跟妳一起出門?」

我才想著該怎麼上前相認,沈小茜開門走出來,賈斯汀已經很欠揍的問了。

眼睛不知道看哪裡,我很尷尬的發出乾澀喉音,悄悄舉手。「我在這裡啦。」

「小明?是妳?」王子回過身來看我,眼睛瞪得又圓又大的難以置信。

「對啦對啦……」

不自然的扯扯超短黑色蓬蓬裙,都是沈小茜說什麼今天我的主題就是女僕系灰姑娘,所以一定要穿這個蓬蓬裙搭配蕾絲邊小圍裙,面對王子賈斯汀還有歐文上下打量的緊迫目光,我真的超想死的啦。

「怎麼樣,我姊很正吧。」沈小茜在一旁得意邀功。

「欸小明,妳既然可以這麼漂漂亮亮,那平時幹嘛把自己弄得那麼糟啊?」

這……難道也算是一種讚美嗎?

大概看到我頭頂在冒汗了,歐文很貼心的為我解圍,「不會啦,她是今天有今天的美麗,平時也有平時的可愛。」

「呵呵,安又琳一定想不到她開玩笑指定的灰姑娘造型也可以這麼正。」說著說著,沈小茜親暱挽上了賈斯汀的手臂,他為她打開車門正要上車。

我這個時候才很遲鈍的注意到,「欸,沈小茜,妳上車是要去哪裡啊?」

而且還穿得這麼辣、化上濃艷超齡的妝感,要是不說,一定不會有人猜到她的實際年齡其實還未成年。「不要告訴我,妳要穿這樣搭便車去巷口超市幫媽媽買醬油唷。」

「誰會穿這樣去巷口買醬油啊?當然是跟妳們一起去參加安又琳她們家的萬聖節派對呀。」

儘管她話說得理所當然,而我卻還是傻眼了,「所以,這就是妳這麼積極要幫我變身的陰謀?」

「什麼陰謀?說得那麼難聽,只是王子給我這個專屬造型師的小小報酬嘛,反正就算不用邀請函他也可以大搖大擺踏進安又琳的趴啊,那乾脆不要浪費轉讓給我嘛,要知道,一年級就有資格參加的人並不多好嗎。」

直到上了車,我還是有種被騙的感覺啊。

 

 

前往安又琳她家的路程上,沈小茜都很忙的和賈斯汀歐文玩自拍,這妮子!簡直天生就是合適跑趴的體質,不像我,儘管坐在車裡都還沒有踏進派對會場,就已經開始坐如針氈,一下子拉拉略低的胸口、一下子扯扯超短的裙襬,怎麼樣都很不自在,甚至,還因為不習慣腳底踩的高跟鞋,一下車就出了洋相,被高跟鞋絆住差點踉蹌摔倒。

「小心。」是王子及時扶住我的。

我一抬眼,便觸及那樣深邃眼眸,不知怎地,我們兩個都有點尷尬,我只能默默的轉移視線,迴避掉他目不轉睛的灼熱眼神,「不……不好意思。」

「沒關係。」

他幫我整整那礙眼的蕾絲邊小圍裙,在我耳畔邊低呢道。「小明,妳真的好美。」

「哇唷,超豪華的,簡直就是美國影集比佛利山莊的場景嘛,她們家光是泳池足足要比我們家的車庫大上好幾倍。」

還沒進到安又琳家裡,沈小茜已經頗感驚奇的嚷嚷起來。

「王子,你們來啦!」

身為派對主人的安又琳豔光四射的出現,一見到我,雖然眼睛充滿不屑但也算是禮貌性的打了聲招呼。「嗨,Cinderella。」

我感動得都要痛哭流涕了,她居然認得我耶?

「王子你看,我今年扮的是貓女唷。」沒有太多空閒我,她已經轉向王子指指頭頂上那只貓耳朵,賣弄的擺出迷人姿態,「性感嗎?」

「啊?妳不就每年都穿得一樣,只是去年是豹紋耳朵,因為去年妳扮的是豹女郎、前年是兔子耳朵,因為妳扮的是兔女郎……」

由於王子不解風情的這席話,我們都笑開了,他說得也不無道理啊,要是安又琳今天頭頂上裝的是扮演牛魔王的牛角,那才夠別出心裁的吸睛咧。

安又琳哼地一聲轉移話題,又不死心的拉著王子介紹今年的點心和調酒她是多麼用心準備,對了,她還請到頗有名氣的型男魔術師,將在今晚壓軸表演超炫魔術。

賈斯汀領著沈小茜穿梭在人群裡隨著音樂跳起舞來了,這兩個跑趴體質的傢伙已經彷彿這裡是自己家裡那樣玩得相當起興,而歐文則是巧遇認識的朋友,在泳池邊小酌。

「小明,在發呆啊?」

王子不知道什麼時候擺脫安又琳的在我面前晃晃手,他並不知道在這樣喧騰的派對場合裡我其實有點難以適應,「要不要喝點什麼?」

我無助的點點頭,望著他走了兩步的背影,又叫住他。

「果汁就好,我……還不能喝調酒。」我吞吞吐吐的補充交代。

這樣,會不會被認為太落伍啊?但媽媽有交代,還未成年就不能碰酒嘛。

「好女孩,我知道。」

創作者介紹

貓一樣的少女

catpoet87053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