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前來參加派對的人們大多是同校學生,他們各自穿梭於人群裡談笑風生,泳池畔DJ正播送著好聽的西洋歌曲,這樣迷人的場景氛圍真有幾分像是沈小茜說得好像國外電影裡私人派對的感覺,既時尚又精緻。

我沿著柔黃色微微閃爍的燈光走,踏進了巨大皓白水晶燈照亮的整座大廳,獨自瀏覽安又琳家裡高貴典雅的裝潢,細賞牆上一幅幅排列的畫作,再再顯示她們的非凡身家。

坐在昂貴真皮沙發上喝著香檳的女孩們,有幾個看起來不像我們學校的女生,但是她們都很美,美得像是電視上的明星或是模特兒那樣搖不可及。

倚靠大片落地窗,黑白相間的大理石吧台備有豐盛精緻的西點,無論是那銀盤上盛裝的小蛋糕或是細緻磁盤裡的魚子醬都看來令人垂涎三尺。

看著這樣猶如藝術品般的高級料裡與擺盤,我沒有來由的突然想到王子曾經很欠揍的說星巴克是滿便宜的也不算難吃,至今才能全部理解為什麼他會這麼說了。

「妳應該就是沈小萌吧?」

我聞聲回頭,背後站著幾個女生正上上下下的打量著我,她們剛剛不是還在沙發上討論名牌包包的嗎?怎麼現在都跑來這裡啦?

因為和她們不熟而且實在沒有交集,於是我只禮貌性的向她們微微笑,原本想要默默退開的,卻莫名其妙被圍堵。

「妳這件洋裝樣式滿好看的,是什麼品牌的啊?」

語出,問話的女生便毫不客氣伸手搓搓我身上的蓬蓬裙材質,那寫在臉上的苛刻表情卻和她所脫口的『好看』有著嚴重出入。

略微側身,巧妙地讓我的裙角衣料滑開她挑剔的指尖,我還保持著風度微笑,「呃,我不是很清楚,是我妹借我的。」

另一雙犀利的眼睛盯上了我腕上的手拿包,話說得沒有剛剛搓揉我衣料的女生來得客氣,字字句句開口閉口都是挑釁意味。「那,這個包包呢?從來沒看過的牌子,該不會是人造皮革的吧?」

「這,我就不曉得了。」話說回來,她們手上握著的那幾個精巧晚宴包我也認不得是哪家知名品牌啊,有必要這麼咄咄逼人嗎?

「什麼不曉得,明明就是便宜貨,說不定還是路邊攤咧!」

「好庸俗唷……」

「對呀,要是我才不敢拎上街,何況是來參加派對!」

「安就是太好心了才邀請她來參加的啦。」

她們妳一言我一語的交頭接耳,不時掃視過來的輕蔑眼光像是要剝掠我衣服那樣的直接,一股寒意,自我的腳底直竄而上,我不自覺的微微顫抖著身體,不懂,為什麼自己要站在這邊承受這些言語的凌遲與侮辱。

退至窗邊,透著薄透窗紗的偌大落地窗外,王子正和安又琳在喝香檳,她親暱的在他耳邊不知道說了什麼,然後他好看的笑了。

有幾個看起來像是他們的共同朋友向他們打招呼,舉杯致意,一整群人說說笑笑的,氛圍是這麼的熱絡融洽,而這裡,只有我一個格格不入。

「失賠了。」我想要掙脫,一個抽身欲離,嫌我包包的那個女生不小心將酒紅色飲料灑在我胸口。這頓時,原本潔白純淨的蕾絲圍裙暈染上大片難看汙漬,如同我此刻當眾的難堪是如此深刻而明顯。

「啊,真是抱歉,這麼漂亮的ㄧ件洋裝就泡湯了耶,一件多少錢?我賠給妳啊,要賠兩件三件都可以,反正一看就知道是廉價的東西……」

「哈哈……」

趁著她們驕縱的放聲大笑,我轉身走掉,掩著濕透衣料的胸口來到洗手間試圖洗淨,這個時候才注意到,我連髮尾都被潑濕了,稍早之前沈小茜幫我吹捲的頭髮早就失了型的濕貼在臉龐兩側,我看了一眼鏡中這樣活像個落湯雞的自己,真的好狼狽。

還沒整理完儀容,一聽到有人推門而進的腳步聲,我便躲進廁所隔間裡,手上還沒有停止抽衛生紙擦拭的動作,沒有想到,門外的女生還再議論我。

「欸,妳有看到那個沈小萌有來嗎?」

「有啊,她穿的是滿好看的啦,不過,妝也太濃了吧?平常看她一副好好學生的清純模樣,原來私底下也不過這樣!」

「聽說她和王子一起來的耶。」

「可惡,她到底是哪裡好嘛,本來以為王子對她只是玩玩,沒有想到她這麼不要臉,一直霸佔著王子,真是太過分了。」

「我看她不只想要霸佔王子還想認識更多有錢人!看她裙子穿那麼短就知道了!真風騷!」

「裙子穿那麼短有什麼用,一看就是個沒有質感的次等品!」

「哈哈,好過分唷!」

「本來就是嘛,我有說錯嗎?」

大概只是進來補妝的而已,沒有多久,直到聽到她們蹬著跟鞋走掉的刺耳腳步聲,我才從廁所隔間走出來,怔怔望著鏡中的自己。

原來,在她們的眼裡,我竟是如此不堪。

那為什麼,我還要待在這裡自取其辱?

深吸一口氣,強忍眶底打轉的眼淚,我要自己堅強一點,拾起了手拿包,努力對鏡子裡的自己擺起笑容,即便那是用盡最後一絲氣力和尊嚴偽裝的都不打緊,我只能拚命的告訴自己,不要哭,不準哭,在意的人就輸了,沈小萌妳不準輸!

推門直接往外走,經過客廳,還能聽見她們尖酸刻薄的笑語,我挺直了腰桿,繼續向前行,王子發現了我,手上還拿著剛剛說要幫我拿的飲料,穿越了泳池與戶外吧台,跟著我走。

「欸,小明,妳的衣服怎麼了?妳要去哪裡?怎麼走的這麼急?等我啊。」

夜間驟降溫度的寒風狠狠刺著我的皮膚,儘管再怎麼冷冽卻總好過心上受傷的冰寒,我沒有回答王子的追問,只是一心一意想要離開這裡,再也不想多過一秒的停留。

安又琳見狀,匆匆與友人結束寒暄,轉身過來上前截住我的去路,虛情假意的關切,「這麼快就要走了?派對不好玩嗎?等等還有萬聖節驚喜呢。」

她瞟瞟我胸前的那塊髒汙,毫不意外接下來的冷嘲熱諷,「妳還真當自己是Cinderella嗎?怎麼把自己弄得這麼髒,好落魄唷!」

我佇足,瞪視著安又琳以及她背後室內窗邊的那些女生,正看好戲般的交頭接耳注視著我們這裡。

我怎麼會傻得現在才想到,她們是一夥的。

「知道嗎?嘲弄別人不會使妳自己變得更高貴,妳們就儘管用Tiffiny的飾品或是香奈兒的包包打造妳們自認高貴的人生吧。」

她還很白目的大聲嚷嚷。「真不識貨,這是Prada。」

揚起冷若冰霜的視線再看她一眼,她頓時噤聲。

我,掉頭就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atpoet8705307 的頭像
catpoet8705307

貓一樣的少女

catpoet870530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