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隔週的星期一清早,從踏到學校開始,就覺得好像有著什麼正默默地改變了,譬如,走廊上有不認識的男同學猛瞅著我笑和我親切打招呼,而我根本不曉得他是怎麼得知我名字的,還有些向我狂吹口哨示好的男生們也是,就連圖書館的眼鏡仔平常都會指使我搬書推車做這做那諸如此類的粗工,今天竟然百般溫柔好聲好氣的吩咐我坐在櫃檯登記借書這類文書工作就好,那些粗重的書籍從今而後他來搬就可以了。

這種種不尋常到極致的一切都讓我忍不住覺得自己是上了某節目的整人實境秀了嗎?否則這群從來對我就是視若無睹的男孩子怎麼全都莫名其妙的轉了性啊?

我還杵在推車前面發楞,受寵若驚的反應不過來,「真的嗎?我其實可以……」

「說真的,妳有沒有考慮,下下次可以穿妳的女僕裝來圖書館?」而眼鏡仔已經一臉期待的擅自打斷我的話了。

「啊?」

他還嘖嘖地自言自語著,「我真是看走眼了,竟然沒有發現正妹就在我身邊。」

他到底在說啊?我怎麼一句都沒聽懂?

「呃,眼鏡仔先生,你是不是誤會什麼了啊?」

「誤會?沒什麼誤會啊,對了,妳看,我還把妳的照片設為手機桌布了耶。」

他對我本人視若無睹的拿出手機,只是向著我那天出席派對穿著的女僕裝照片不自覺流露出莫名色情的眼神,還一臉情深的和手機桌布我的那張照片說起話來,「嗨,小萌,妳真的好萌唷,瞧這雙無辜的大眼睛……」

說真的,我的寒毛瞬間直豎、雞皮疙瘩掉滿地,而且還渾身超級『不蘇湖』。

「嗨,小萌!」

「哈囉,小萌,妳知道嗎?妳簡直就是我的女神,我昨天還夢到我們一起在月光下的沙灘上散步了!」

「你想太多吧?小萌是到了我的夢裡來,我們在荒漠的馬背上夜奔……」

「……」

我很愕然的回頭,什麼時候我這麼忙碌的趕場又去沙灘上散步又在荒漠的馬背上夜奔了我都不知道?

圖書館窄小的窗外擠了一堆男生在那邊探頭探腦,一下對我猛拋媚眼的一下又朝我瘋狂示愛傳飛吻,其中一個看似宅男代表的男同學還非常忠烈的吶喊著,「妳才是我眼中的第一名!」

「什麼第一名啊?」我感到一陣昏眩。

「妳不知道啊?我弄給妳看。」眼鏡仔還在我的身邊沒走掉,一聽到我腿軟的疑問立刻滑開手機螢幕,要弄給我看。

然而,遲鈍得要命的我直到現在才知道眼鏡仔的禮遇和窗邊這些擁護的男同學們的愛戴是怎麼一回事。

「最哈女生第二名?」

「對啊。」

眼鏡仔老神在在一副『問他就對了』的模樣,「每個年級都有這個最哈女生的排行榜,我們三年級的第一名是安又琳,她是從一年級就開始穩坐第一名寶座的女王啦,不過,妳也知道男人是喜新厭舊的動物,所以妳那天出席萬聖節派對那種女僕系的裝扮以及楚楚可憐被欺負潑紅酒的樣子被拍下來,那種讓人想要放在口袋裡呵護的感覺實在是讓眾人們耳目一新,於是,大家立刻就拜倒在妳的石榴裙……,喔不,應該說是蓬蓬裙底下了。」

我聽得霧煞煞,但是這個最哈女生排行榜好像有在哪邊聽過的樣子,似乎是沈小茜那個高調鬼,據說是被整個同級男生票選為最哈的女生前三名,不過,那種讓人想要放在口袋裡呵護的感覺……

我只會聯想到袋鼠而已。

「我又不是袋鼠。」邊想,我下意識的脫口而出。

聽到我很不可愛的這麼說,眼鏡仔奇怪的看看我,然後,一副『朽木不可雕也』的皺眉表情深深嘆了一口氣,邊說邊飄走,「那天晚上出席派對的妳和現在比起來簡直是個奇蹟。」

「呃,這話的意思是……」我無言了。

再回頭瞄瞄那些遲遲不肯散去的人群,他們如癡如醉專注著我一舉一動的細微樣子,那樣目不轉睛的眼神裡盡是蹦著愛心形狀的熊熊火花,這種目光我曾在緊緊追隨王子的那群無知少女臉上見識過,可惜,我並不樂在其中,而且還驚嚇得想要尖叫,天哪,誰來幫幫我擺脫這讓人寒毛直豎的粉紅色窘境?

「喂,你們這些不要臉的色胚!少用那種色情褻瀆的眼神看我的小明唷,告訴你們,她已經名花有主了,」

我原本還六神無主的發愁,背後,就在這個時候傳來了一聲當眾宣告,回頭定睛一望,老天派來拯救我的人有沒有這麼巧正好就是帥氣登場的王子啊?

「她的主人就是我,所以,只有我能那麼看她。」

只是,我只想要有人幫幫我擺脫眼前這窘境的,怎麼這王子聽起來只是單純而且霸道的宣示主權啊,況且,我的主人哪是……

「什麼跟什麼啊?」越聽越怪,我趕緊扯住他的衣角,阻止他再說下去,「別亂扯啦。」

「妳本來就是我的啊,」他理直氣壯,眼睛亮澄澄的樣子好像自己說的本來就沒有不對,「我不是早當著眾人的面宣佈過了嗎?妳是我今年聖誕舞會的女伴,這就表示了我……」

事情都這麼久了,他怎麼還記得啊?

「唷,對了,」不讓他再繼續說下去,我眼睛一轉的岔開話題,「你怎麼會來啊?」

這個時候,他才想到什麼般的秀出背後讓我傻眼的誇張景象,「妳看!這是我對妳的一片心意。」

一堆白色百合花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佈滿整座圖書館,無論是桌上架上甚至是排列的折疊鐵椅上滿滿皆是,從這裏望過去,還真有種就要被百合花淹沒的錯覺。

一道風絮從還沒關上的窗外吹來,芬芳濃郁的百合花香登時撲天蓋地而來,讓原本就對花粉過敏的我開始淚眼汪汪。

望住我想打噴嚏又打不出來的紅眼睛,他天真爛漫的問道讓我真想掐他脖子啊,「小明,妳太感動了,對嗎?」

而我心裡只想著誰來幫幫我,快把這些百合搬走啊?

我被燻得頭昏眼花的根本說不出話來,這天真爛漫的孩子卻誤以為我是很感動的關係。「小明,我知道,妳大概以為我會那麼膚淺的送妳玫瑰對嗎?但其實,在我眼裏,妳就像是這百合花出淤泥而不染……」

我再也忍不住的打了個超大噴嚏,鼻水險些灑到他那俊秀臉龐,「可是,出污泥而不染的是蓮花捏,而且,我也沒以為你會送我玫瑰花,那都不是我喜歡的。」

「是這樣嗎?」

他頓了頓,好像因為我的糾正讓他尷尬了,他清清喉嚨,不死心的又問,「那,妳喜歡什麼花啊?說來我聽聽,下次再送妳。」

又打了兩個連續噴嚏,我揮揮手,「不用送我了啦,幹嘛浪費這些錢,不過說真的,比起這些阿花,」我很認真的思考了一會兒,「我更喜歡仙人掌。」

「……」有人顯然反應不過來。

「我喜歡仙人掌,而且是要一球一球長得胖嘟嘟的那種唷,很奇怪嗎?」

「不奇怪、不奇怪!」雖然王子陪笑喋喋重複了兩次,但是他誠實的表情騙不了人,明明就是一副非常匪夷所思的樣子啊,還自言自語起來,「是仙人掌啊……」

他還因此陷入了久久無法自拔的深思當中,最後,默默冒出一句。

「仙人掌……也算是花的一種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atpoet8705307 的頭像
catpoet8705307

貓一樣的少女

catpoet870530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