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直到隔天,那個奇怪的王子還是沒有打算要告訴我那個神神秘秘的事情到底是什麼,雖然想知道得要命,可是,先攤牌的人就輸了啦,所以,再怎麼心癢癢的想要知道,我都還是故作不在意的樣子,就偏不先去開口問。

下午體育課的時候,因為和安大小姐又琳是同一堂課,為了避免再發生動手事件,我決定非常低調的隱匿在我們班上人群,大家走到哪裡我就跟著移動到哪裡,省得她一見我又會失控的衝上來搧我巴掌或潑可樂,由於必須要這樣時時刻刻注意避難方向,我原本懸在心上的那個神秘事情終於得以分散注意。

總之,如此這般一連串和安大小姐又琳的恩恩怨怨延續下來,有些女生開始主動向我伸出友善的手,當然,也有些女生對更加我冷眼看待,甚至有些女生還……

一顆籃球,就在我只注意要閃躲安大小姐又琳卻沒有注意天外竟然會飛來橫禍的直接砸在我的臉上,兩個她班上的女生隨朝大字型倒下的我姍姍走來,你一言我一語的雖然嘴裡說著抱歉,卻絲毫感受不到她們任何誠意的傲慢態度。

「原來是打到妳了啊,真是不好意思呀……」

「才被籃球輕輕碰一下,應該不會很痛吧?幹嘛裝得一副弱不經風的樣子,沈小萌,妳該不會又要裝可憐博取大家的同情心了吧?」

我從地上緩緩坐起來,什麼不會很痛,妳來被球砸砸看啊,包妳痛得哭著回家找媽媽,才要開口大吼,一陣涼意,瞬間自我的左邊鼻腔汩汩流下,接著,是什麼奇怪的味道,怎麼這麼血腥?我下意識的伸手一抹,媽啊,我要死了嗎?我竟然流鼻血了!

「快看,沈小萌流鼻血耶!」

就這樣,圍觀的人群中傳來眼尖的一聲驚呼,大家立馬一擁而上,而且還不約而同的掏出口袋裡的手機開啟拍照模式,頓時,快門的喀嚓聲此起彼落好不熱鬧,不知道哪班的白目同學還立刻擠到我的身邊,非常踴躍的要排隊流鼻血的我合照,「沈小萌快看鏡頭這邊,say che-e-s-e!」

c-he-e-s-e!」不對啊,我都痛得要命了幹嘛還乖乖配合啊?

忽地,搶忙看熱鬧或是拍照的路人們紛紛讓出一條路來,安大小姐又琳帶著嘲弄意味的笑容朝我走來,她瞟了瞟我還掛著鼻血的臉,訕訕說了。「想紅也不是這個辦法啊,沈小萌。」

誰想紅啊?我瞪住她。

體育老師見大家都聚在這邊不肯散去,只得自己走過來查看情況,一定是我的鼻血流得太悽慘,不然老師也不會當著大家的面說出公道話,「安,妳看妳把人家打到都流鼻血了,快送人家去健康中心止血!」

只是,聽到老師這麼一說,我趕緊搖手拒絕,「不用了不用了,我自己可以走。」

我可不想在前往健康中心的路上就莫名其妙被謀殺掉了,我還年輕而且我也才剛談戀愛而已,還想再多好好活個幾年哪。

結果,到了最後,還是她護送我的。

只是,安大小姐又琳並不情願的一張嘴嘟嘟濃濃怎麼都沒停下來過,一下子抱怨球又不是她親手砸的為什麼是她要護送我去健康中心、一下子又挑撥的說三道四,「哼,王子對妳一定不會是真心的,從小到大他從來沒有認真喜歡過誰,都只是玩玩而已,過一陣子玩膩了,很快的,又會重回到我的身邊。」

「不會的,我相信他。」

儘管,嘴上這麼倔強說了,但不知怎地,心,緩緩一沉。我想起了那個時候在音樂教室王子欲言又止的表情,是這麼的忸怩不安,我說不出來古怪在哪裡,但是有種奇怪的預感,在心裡猶如漣漪般一圈一圈擴大。

王子他到底要跟我說什麼啊……

「欸,沈小萌,妳還好吧?」

體育課結束的那節下課時間,第一個過來看我的竟然是沈小茜。

真不曉得她的消息怎麼這麼靈通啊?

沒想到她聳聳肩,不回答還好,一開口就讓我超想死的,「唷,我想全校應該都知道妳因為被籃球砸中所以被送來健康中心了吧,」

邊說,她邊掏出手機給我看,竟然是我流著鼻血翻白眼的醜樣,「看吧,大家都在瘋狂轉載這張照片,說這就是王子的女朋友、今年舞會皇后候選人-鼻血小姐,這下,妳真的出名了。」

我恨不得躲在棉被裡一輩子不要出來見人,這個時候,門外傳來關切喚聲,現在我最不想見的就是王子啊,他來幹嘛啊,嗚……

「小明!小明妳有怎麼樣嗎?」

我來不及竄到床底下,已經被王子揪了出來,猛瞅著我還塞著棉花的鼻孔打量,「妳受傷了!這個安又琳實在是太過分了,小明妳別難過,我已經狠狠罵過她叫她不準再靠近妳了!」

「嗨,流鼻血小姐!」

賈斯汀在旁邊想笑但又不敢笑的和我打招呼,沈小茜幫我揍了他一拳,義正詞嚴的糾正他,「鼻血小姐就鼻血小姐,我們家不姓劉,所以可不是流鼻血小姐!」

我躲到棉被裡絕望痛哭,事情搞成這樣我往後是要怎麼做人啦,「這樣叫我其實沒有比較好一點好嗎。」

看我這麼喪志,沈小茜再也看不下去,「沈小萌,我一定幫妳出一口怨氣!聖誕舞會我絕對會讓妳漂漂亮亮出席、洗刷鼻血小姐這冤屈的!」

我哀怨的從棉被細縫中抬頭,彷彿看到那麼一絲希望,「真的嗎?」

她望了望我因為激動痛哭又開始汩汩流下的鼻血,無奈回答,「只要妳別再流鼻血的話……」

 

 

苦苦挨了幾天,終於等到周末的時候,星期六清晨一大早的,我再也按捺不住心情衝到沈小茜的房間去把還張著嘴巴在熟睡中的她挖起來,嚷嚷著要她趕緊帶我去買參加聖誕舞會的衣服。

她的眼睛都還沒有睜開,在溫暖的被窩裡翻了個身,半夢半醒地問,「現在幾點了?」

我看了看她擺在桌上的手機,有問必答,「唷,七點半。」

「……七點半?」

聽見我報時,沈小茜瞬間從睡眼惺忪的睡夢中醒來,頂著鳥巢般的蓬頭亂髮坐起來瞪我,「現在才七點半?」

「嗯啊,七點半。」我還拿著興沖沖的眼睛瞅著她盧她,「快點起床,帶我買衣服去嘛!」

「沈小萌!真搞不懂妳是談個戀愛變笨的、還是那天被安又琳用籃球砸到變笨的,星期六的早上七點半妳叫我帶妳去哪裡買衣服?現在這個時間只有早餐店和菜市場有開而已吧。」

我從不知道這妮子有這麼嚴重的起床氣耶,不過,畢竟是有求於她,我還是不要在這邊繼續惹她好了,於是,默默退出她的床邊和房間,直到退到她的門檻邊還能聽到她從棉被裡傳來悽慘的哀號,「都是沈小萌啦,和秀賢約會到一半,他正要吻我耶……」

沈小茜說的那個秀賢該不會是……

唉,這電視兒童兼發情少女,韓劇『來自星星的你』看太多了吧。

回到自己房間,重新躺回床上抱著黃色小鴨翻來覆去的,本來想再睡個回籠覺的卻怎麼都再也睡不著,不知道沈小茜什麼時候才要起床出門帶我去買聖誕舞會要穿的衣服、不知道她是不是真的能夠幫忙我擺脫掉鼻血小姐的名號、不知道王子喜歡我做怎樣的打扮,畢竟,那天是要挽著他的手走在他的身邊的啊……

整個早上,我都深深淪陷在這許許多多假設的疑問與困擾當中久久不能自拔,只是,遲鈍的自己始終都沒有發現,如此百轉千迴的思緒和當初那個篤定說著我一定不會參加聖誕舞會的自己,已經有所不同了。

不知道在床上翻了幾圈,總之,午餐過後又挨了好幾個小時,直到沈小茜打扮時髦的出現在我的門邊告訴我可以準備出門去逛街時,已經是下午接近傍晚時分了。

「哇,只是要上街買個衣服而已,有必要穿成這副德性嗎?」

我誇張打量她上上下下的用心穿著,那俏麗飾領搭配上超短的格紋百褶裙,那雙印有兔耳朵圖案的假兩件大腿襪讓整身穿著變得更加性感可愛,而且,完完全全襯出了這孩子荳蔻年華的獨特美麗,望住她這麼吸睛的身形,再低頭看看自己穿著猶如睡衣的休閒服,忍不住逕自感嘆起來,「哇,瞧瞧妳,真是青春的肉體啊……」

「還青春的肉體咧,請問我們是差了十歲還是八歲?」

沈小茜朝我翻了一記超級大白眼,直接把我拖到她的衣櫥前面換衣服,一邊對我說教,「妳穿這樣上街說不定人家都會誤會妳是我媽咧,而且要是穿這樣走去百貨公司或精品服飾店,人家店員才懶得理妳咧。」

「就是沒有這種漂亮衣服才要上街去買啊……」

儘管我可憐兮兮的這麼說了,沈小茜還是半點沒有憐惜的當作耳邊風,並且把我換下來的那身休息服塞進眼不見為淨的床邊角落。

「這種衣服拜託妳在家裡睡覺的時候當睡衣穿就好了。.

創作者介紹

貓一樣的少女

catpoet87053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