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阿姨!陳阿姨!」

先說了,真的不能怪我這麼失控的歇斯底里大叫。

直到放學回到家了我都還遲遲難以置信怎麼可能我們學校會有人不認識我是誰?而且,居然還把我這麼夢幻充滿靈氣與詩意的名字給叫成了我最討厭的食物,還這麼好死不死的湊巧,這個顏色變態的食物現在就這麼硬生生躺在我的餐桌前面、是我的晚餐!

陳阿姨抹抹手,悠哉悠哉的從廚房走來。「到底什麼事情叫得這麼哭天搶地的?是地震還是有人搶劫!」

我嫌惡的用筷子指著那道變態菜色大叫,「我最討厭吃芋頭,妳怎麼還煮了這麼一大鍋,是要氣死我還是餓死我啊?」

「唷,啊就妳爸有交代,說發育期的孩子不能挑食,不然會長不大的!」

哼,這陳阿姨就是故意要氣我,氣不死我就試圖餓死我,以為把我爸拿出來當擋箭牌我就會買帳?如果她真的那麼以為,那她就是腦子有洞了!

「有種就自己回來親自盯著我吃啊!每天不是加班應酬就是應酬加班,周末還要陪外面的野女人去逛街買名牌包和泡溫泉,原來,他還記得自己有個女兒丟在家裡啊!」

陳阿姨懶得聽我發飆,畢竟這不在她的工作範疇裡,只是白眼一翻,轉身躲回她的廚房,當然我也不可能繼續坐在這道變態菜色前面乖乖吃飯,於是起身,抓了錢包就往外走。

「發育期?我還在發育嗎?七年級的時候月經來就沒再長高了!呿!」

出了門,我們家外面就是肯德基,我索性點了套餐來吃。

因為是情人節的關係,一樓用餐區滿滿都是你儂我儂的閃光情侶檔,我被閃得眼睛都快睜不開了,只得默默退讓到二樓兒童遊戲區,人是少了些,我選了個靠窗的角落,終於可以安靜用餐。

對面餐桌的媽媽正在餵食身邊的小朋友,她們相依偎笑著的樣子好像在這邊花錢就能買到那樣滿足的幸福,而我,獨自苦澀的咬下漢堡,明明我們點的都是同樣餐點,為什麼她們的看起來那麼好吃?

大概因為我注視她們太久,那個小朋友發現了我的目光也好奇盯著我不放。

我賭氣的咬了好大一口漢堡,想要證明我的也和她們的一樣好吃,只是,心裡還是忍不住對著那個看起來不到三歲小孩嘟噥起來。「看什麼看,沒有媽媽的小孩又沒有很可憐。」

沒有媽媽嘮叨耳根子超清靜的、而且超自由的好嗎,妳愛穿多短的裙子就穿多短、愛染什麼顏色的頭髮也不會有人管妳,還有還有,愛跟朋友出去玩就去吧,根本不會有人說不準去的!哎啊,妳還小,長大妳就懂了。

原本我還想對著那孩子這麼說的,但後來覺得自己好像酒後變得多話的中年大嬸,只好無趣的就此打住。

對了,打給林可盈吧,早上打了那麼多通電話都沒接,現在總該接我一通電話了吧?只是,才這麼想,打了電話卻還是無人回應。

有沒有這麼孤單啊我?怎麼都沒個人來好好善待我呢?我誰?我可是人見人愛的喻彤耶我!

就在我惆悵的幾乎將可樂一飲而盡,就在這個時候,有個身形從窗外熙熙攘攘的街景晃過,那樣擁有比例與氣氛的側影太搶眼叫人根本難以忽視,我霍然站了起來,是那個有眼不識泰山把我叫成芋頭的極品小鮮肉?

邊想,我已經吶喊出來了,「他怎麼會在這裡!」

而對面餐桌的那對母女也一臉狐疑的無辜表情像在回答我,我們也不知道耶。

眼見那個有眼不識泰山把我叫成芋頭的極品小鮮肉又要再次地從我的璀璨人生擦肩而過,我著急的把剩下的漢堡塞進嘴裡,拎起薯條紙袋其餘全部扔進垃圾筒接著衝下樓,匆匆跟上了他的腳步。

不過話說回來,我也不知道到底為什麼我要這樣偷偷摸摸的跟蹤他就是了。

反正,等我意識到自己的舉止似乎有點說不出的詭異,我已經跟著他回到我所居住的小社區裡,就在我自言自語的懷疑『他應該不是這邊的住戶啊,不然這麼出色的長相我怎麼會沒有印象咧』的同時,跟著跟著,居然跟到了我家門口。

這塊極品小鮮肉……該不會爸爸在外面和不知名的野女人亂來生的私生子吧?現在是要來我們家認親了嗎?不會吧,他會瓜分掉我們家龐大原本只屬於我的財產嗎?

正當我還在胡思亂想,他已經逕自走掉,進了隔壁大門毫不留情『砰』地一聲關上。

幸好幸好,我終於放心繼續嚼著我的薯條,然後看到我房間正對面的那道窗口亮起,這才遲鈍的想起來,好像某天陳阿姨有跟我稍微提起,說隔壁沒多久就會搬來新鄰居了,唷,所以,他就是傳說中剛搬過來的新鄰居啊。

還真以為他是外星人咧。

我悻悻然掉頭回到家,發現陳阿姨還在忙進忙出的不知道在忙什麼,我晃過她的眼前,在她面前挑釁意味的嚼著滿口薯條便轉身上樓。

而背後,接著傳來沒在怕的反擊聲音,「這餐芋頭還剩這麼多啊?那明天拿來煮芋頭粥!」

呿!明天妳要是再煮芋頭粥的話,我不會再去買肯德基唷?

我才沒空理她,上樓進了房間,繼續伸著脖子偷窺對面亮著燈的那個房間……

直到隔天清早,我才發現自己根本就趴在桌子前面偷窺偷到睡著,而且還很好睡的口水流了滿桌面,一覺到天亮。

從椅子上跳起來,趕緊衝到浴室裡洗澡洗頭刷牙洗臉的手忙腳亂起來,我可是校園形象天使耶,怎麼可能髒兮兮的就出門上學,要是被人聞到滿頭油臭味,我還怎麼當我的天使啊我。

總而言之,當我吹好飄逸頭髮並在髮尾抹上香噴噴的護髮素出門準備上學,才關上了門,一個轉身就發現那個有眼不識泰山把我叫成芋頭的小鮮肉也正巧出門。

這次,我可沒有跟蹤他唷,是他自己要走在我的前面的。

於是,就這樣,他停我就跟著停,他走我就跟著走;他回頭,我左顧右盼的看風景,他再回頭,我蹲下身來綁鞋帶,他再又回頭,我已經懶得跟他玩了,直接對上他的那雙黝黑眼睛。

「幹麼?我可沒有要跟蹤你的意思唷,我可是光明磊落的站在這裡、剛好走同條路不行嗎?這馬路又不是你們家開的,真好笑,我是不能走在這裡嗎?況且,有什麼證據可以說我跟……」蹤你。

我話沒說完,他倒是先瞥了我一記,極為淡漠的語氣,「妳的制服,鈕釦扣錯了。」

哎啊啊啊啊……

創作者介紹

貓一樣的少女

catpoet87053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