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哭完之後,我花了整堂課的時間瘋狂深呼吸平復心情,想了想,決定下課之後要繞去林可盈她家去看看。

果然,按了門鈴沒人接應,我在她家的深鎖大門前反覆徘徊,甚至搓著下巴思考起來,這門鎖看起來很堅固,我不太可能破壞得了、還有,那圍牆太高了我是怎麼都翻不過去的,說不定爬到一半還沒找到林可盈就先被當作是小偷送進警局了。

最後,都只能探頭探腦的站在原地傻傻伸著脖子觀望,就在打算放棄要轉身回家之前卻……

「欸,林可盈?」

我瞄到她房間窗邊似有一個來回走動的身影,再定睛仔細瞧瞧,怎麼想都覺得不大對勁,那左看右看都是個龐然大物的影子,粗估比林可盈還算纖瘦的體型要整整大了兩號,那絕對不可能會是她的,那,既然不是她又不然是誰?她爸她媽還有她姊全家人都算是瘦子啊,難道……

難道她搬家了嗎?

不,不可能,林可盈怎麼可能搬家了沒告訴我?

不,還是有可能,畢竟她都休學了也沒告訴我啊。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

於是,我忍不住對著依舊深鎖的大門吶喊出卡通名偵探柯南的經典台詞。「真相只有一個!」

等著吧,林可盈,我一定會找到妳的。

稍晚回到家,我都還沒有放下書包就已經聞到一股不尋常的味道,遠遠的便能望見陳阿姨哼著歌捧起一道顏色詭異的菜餚放上餐桌。

晚餐怎麼又是芋頭?

「請問,這個季節是盛產芋頭,菜市場上沒賣其他東西了嗎?」

「哎,我都已經把芋頭藏在排骨底下了這樣妳也看得出來?」

啊不然咧?

我翻了個白眼,胃口盡失,逕自上了樓,躲在電腦前面開始忙碌起來,在FB上留言給林可盈要她快點現身、在LINE上面丟了好幾個發怒的表情圖案,告訴她要是再不和我連絡我就要不理她囉、最後,再拿起電話繼續奪命連環CALL……

還是沒人接電話。

回頭檢視我到處放話的留言也始終沒有回應。

這傢伙到底是怎樣啊?

我努力回想她房間晃來晃去的那個龐大身影,如柯南般的思索著任何一種可能性,那會是林可盈嗎?或是,她搬家了,所以我看到的是新屋主?還是……天啊,她家遭小偷了嗎?

我整個人從電腦桌前跳起來,越想越害怕,趕緊縮進棉被裡抱住我的小兔子抱枕,卻還是無以抑止住腦海裡想像力超級豐富的描繪出生動畫面。

小偷先生先在林可盈她家面前嘿嘿地奸笑兩聲,然後兩三下便輕輕鬆鬆撬開她家大門,接著翻了個跟斗俐落進入客廳先搬走了電視螢幕和高檔音響,再左顧右盼的確認還有時間,飛奔上樓進入林可盈的房間,發現秀色可餐獨自一人在家的她……

「妳叫啊,叫啊,再叫也不會有人來救妳的,哇哈哈哈……」

想到這裡,我忍不住打了個超大寒顫,只能躲在棉被裡面拚命祈禱,希望這一切幻想都只是我平常看太多電視劇的後遺症啊。

 

 

因為太害怕了,我根本睡不好,整個人被困在很淺很淺的夢境裡反覆掙扎著,一直夢到那個小偷先生猙獰狂妄的笑道,「妳叫啊,叫啊,再叫也不會有人來救妳的,哇哈哈哈……」

就這樣,我七早八早就從床上爬起來,在家裡翻箱倒櫃的找到爸爸的高爾夫球杆,看起來滿硬的樣子,要是被這個敲到應該不死也半條命去了吧,很好,就是它了。

就這樣,打定主意要再去一趟林可盈她家的我,大清早的便悄悄摸走爸爸的高爾球杆準備出門。只是,才跨出家門,就這麼好巧不巧的遇到那學弟也要出門的樣子,他穿著剪裁俐落的格紋襯衫外搭學院風的深色細針織外套,看起來打扮和性格一樣規矩清潔,一絲不茍的樣子。

我嚇得立即擺出打高爾夫球的動作,對著空氣揮杆後,還很白癡的眺望遠方。「唷,嗨,早上空氣好,起來打個兩杆……」

「……」想當然爾,他沒理我。

而我也沒空理他,逕自想著今天要是再遇到林可盈她家的那隻賊要怎麼用球杆痛打他一頓、再把他扭送警局……

邊想,底下腳步越走越急,不知不覺便越過了原本走在前頭的那塊極品小鮮肉,走著走著,身後的腳步聲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跟了上來的,我覺得奇怪,故意走得更快了,沒想到後面還是鍥而不捨的追上來。

我猛一回頭,發現還是那個極品小鮮肉學弟。

「幹麼跟蹤我?」於是,我就此打住,沒好氣的質問他。

「這次可不是我跟蹤你、而是你走在我的後面跟蹤我唷!幹麼幹麼,終於良心發現想要跑來慰問我心情有沒有好點了嗎,告訴你,我現在可沒時間跟你耗,還有,也不必費心來跟蹤我,大清早的……」

也不管我話是不是還沒說完,他先是望了我自言自語兩秒,最後決定頭也不回轉進林可盈家隔壁樓上的那間知名語文補習班,只剩下我一臉尷尬的還站在原地。

哎?原來他不是想要跟蹤我啊……

我心虛的轉移話題趕忙改口,「大清早的這麼好學不倦來上補習班啊,不錯啊,要去考托福嗎?未來有考慮出國唸書啊?我聽說這間補習班風評不錯,滿多同學都會來這邊補英文的,我看改天我也來學個韓文好了,反正我這麼愛看韓劇,唷嗨呦、摳你嘰挖、摳……」

他頭也不回的厲聲糾正。「那是日文。」

咦?好像是耶。

儘管如此,我也沒有打算要認錯,還在心裡嘰嘰叫著真不可愛耶,姐姐故意說錯逗你的,是不會笑一個唷,呿,真沒幽默感!

算了算了,我還是快點回頭辦我的正事要緊啊!送走那學弟,我才遲頓想起自己手持武器來到這裡的目的到底為何,頓時,提高了警覺,再度跑到林可盈她家前面打探起來。

可以按門鈴嗎?會不會驚動了昨天那個小偷?要是他因此衝了出來,我雖然手上握有武器,但是自己這麼弱不禁風的怎麼打得過他啊……

想了想,我還是放棄的駐守在林可盈家門口,直到兩三個小時過去了,等得我脖子好酸肚子好餓,這才想起來昨晚根本沒吃晚餐,就在這個時候,有雙配色好看的球鞋驀然出現在我餓得發暈的視線。

我抬眼,是那個極品小鮮肉學弟,一見是怎麼又是他,趕緊站起身來猛澄清。

「我可不是在等你下課唷,是我的好朋友林可盈住在這裡,她整個暑期輔導都沒來上課,也沒有和我連絡,老師說她休學了所以我昨天跑來看她,跑來看她才發現她房間有奇怪的身影,我擔心的要命,想說會不會是她家遭小偷了所以現在才在這邊……」

「所以等到人了嗎?」

「……沒有。」

「走吧。」

「啊?可是我……」

「可是什麼?妳肚子餓到咕咕叫的聲音大到我都聽不見妳在說什麼了。」

創作者介紹

貓一樣的少女

catpoet87053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