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那不是我。」

他一副『在說什麼啊』的狐疑表情,儘管如此,我還是再次鄭重否認,「我說,那不是我,我是形象天使耶,怎麼會餓到肚子嘰哩咕嚕亂叫一通呢?那應該都是你聽錯了。」

懶得理我,那學弟只是微微瞟我一記。「說完沒?」

最後,我都只能老話重申的音量轉弱,小聲咕噥,「那不是我。」

OK,那不是妳。所以,現在可以點餐了嗎?」

「……可以。」

就這樣,那極品小鮮肉學弟領著快要在路邊餓昏的我,就近走進林可盈家對面角間的麥當勞,就算我一路叨唸著我還是比較喜歡肯德基,為什麼不要乾脆回到我們家外面那間肯德基就好了?但他還是裝作沒有聽見的一臉酷樣,並且,就在我的面前點了個香芋派來吃。

「你!竟然在我面前點了什麼香芋派!不知道我討厭芋頭嗎?」

他無所謂的搖頭,接著又咬了一口,而我整個被打敗的趴在桌上繼續哀嚎我最討厭的就是芋頭這件事情。

「所以,妳那天哭就是因為朋友休學這件事情?」

「對,而且還遇見了一個不懂得憐香惜玉、不知道要主動幫女生擦眼淚的臭傢伙!」

說到這裡,我終於抬起頭來,意有所指的哀怨瞪視於他。

而他仍還一副『有事嗎?』的不為所動,彷彿自己沒有不對的逕自接續話題,「難道妳沒有想過,就算是遭小偷好了,有哪個小偷會笨到連續兩天都偷同個地方的東西?這樣分明是自投羅網。」

「呃,這個嘛……」

這樣說來,似乎也不無道理,但我一點都不想要承認自己思慮並不周全的這件事情,所以默默掠過小偷這個可能性,自顧自的從頭說起了林可盈的失蹤故事,回想畢業典禮那天她說要去告白之後,就再也沒有打電話給我了。

我突然想到什麼般的面露驚恐,「啊,林可盈該不會是被情殺了吧?」

結果,那學弟聽了,先是牢牢看住我的眼睛,表示出『妳是白癡嗎?』的樣子,才白了我一眼後挪開視線。

「好吧,應該是我想太多,如果真是的話,我應該早就在社會新聞案件看見林可盈的照片了。」

他投來一記『知道就好』的眼神,我已經識相乖乖閉嘴了。

半晌,他才開口,「妳怎麼不去問問她告白的那個學長?照妳這麼說,他應該是整個暑假最常和妳朋友在一起、也是最後一個看到她的人吧。」

也是,我點點頭。

我不得不承認。「滿聰明的嘛,這小子。」

而他也沒在謙虛的。「有腦袋的人應該都想得到。」

哎?說這話的意思是……

我想想不對,轉過來瞪他,「別看我這樣,我在校成績可好得很咧!」

「考券上的分數並不能代表一個人的智商。」他老氣橫秋的語氣聽來很欠揍。

「總結下來,你是說我無腦而且智商又低?」雖然他沒明說,但我聽得出來。

「……」

不說話是默認嗎?

「……」

還是一片沉默,不用解釋些什麼嗎?說些『其實我不是這個意思』或是『別想太多,我不是在說妳』之類的客套話啊。

「哼,告訴你,姐姐我吃過的飯可比你吃過的鹽多得多了。」不知何以,我倚老賣老的比手劃腳起來。「大智若愚聽過嗎?什麼叫做內外兼具又看過嗎?就是像姐姐我這樣!」

而他絲毫不受影響,話鋒犀利,「既然這樣,那妳怎麼沒有想到一開始就應該先問那個學長?」

「呃,這是因為……」

我被他抨擊得頓時語塞,然後,默默吃起手上的冰淇淋,很忙的樣子。「唷,麥當勞的蛋捲冰淇淋滿好吃的耶,快吃快吃,都要融化了呢。」

這下,換他無言了。

「……我又沒點那個。」

 

創作者介紹

貓一樣的少女

catpoet87053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