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

「欸,是喻彤學姐耶,她好漂亮唷,形象天使我要選她!」

「拜託,聽說她是那種橫刀奪愛搶好友男朋友的女生耶,妳還選她!」

「真的假的?」

「對啊,妳沒看到那支短片吼,聽說她們班上的人都不理她了。」

「呃,好吧,認真細看的話,艾琳其實也挺不錯的,而且,身材還比喻彤學姐好!」

這是一群不忠實的孩子啊,居然因為那支短短不到三分鐘的抹黑影片就這樣輕易跑票,有沒有這麼牆頭草啊?還說什麼艾琳身材比我好?呿!年紀輕輕就視力退化得這麼嚴重了嗎?該去配眼鏡啦!

我整個不屑的想要走開,偏偏這個時候說人人到的陳艾琳神采飛揚出現。

「剛剛是在討論我嗎?人家會害羞耶。」

「看吧看吧?這樣比較之下,艾琳是不是身材比喻彤學姐還要好?」

「真的嗎?謝謝,被稱讚了好開心唷,啾咪!」

也不管我是不是還聽得到,背後那群不忠實的白目孩子已經旁若無人的討論起來,心平氣和心平氣和啊喻彤,儘管我在心裡努力的要自己別和這些小屁孩一般見識,但那聲嬌滴滴的啾咪聽了還真是莫名火大啊!

然而,這僅僅是個預告,我不是沒察覺,只是還不能相信的傻眼,大家怎麼都腦子進水了一樣相信這種沒有證據的傳言?難道都不會有人質疑那段影片的真實性嗎?那分明就是暱名散佈消息的人刻意斷章取義的啊!

不會。

大家只是忙著嚼舌根,一傳十、十傳百的到處說著,原來喻彤是這樣的人啊,我早知道了,她就是憑著那張姣好臉蛋在學校裡面橫行霸道,以為自己是形象天使就可以高高在上的囂張、耍任性,唉,林可盈真的好可憐,居然會有這種不要臉的好朋友,還被搶了男友、休了學……

「喻彤學姐,有妳的水果,請簽收!」

每年上學期剛開學不久,學校的康輔社都會舉辦果香傳情,是種如同情人節會送心儀對象巧克力的活動,往年盛況我的抽屜都會塞滿代表暗戀的紅蘋果或是代表友誼萬歲畫了可愛表情的香水椰子,而今卻是……

「這什麼啊?」

我傻眼的伸手接收這袋看起來黃黃綠綠不怎麼可愛的包裝袋,滿腹狐疑,「怎麼不是蘋果還是香水椰子?你們已經不推這兩項水果了嗎?」

「呃,都還有啊,只是,這次都沒有人送妳那些,反而大家都很有默契的改送這個,代表著……」

負責送達的同學也被我問得一臉尷尬,心虛到小聲附在我的耳邊,「香蕉妳個芭樂。」

「香蕉我個……」

我愕愣住了幾秒,發現那同學還盯著我看,只得擠出個淡定自若的假笑,一邊拆開包裝袋,拿出裡面黃黑黑過熟幾乎爛掉的臭香蕉,慢慢剝皮作勢要吃,「香蕉好啊,營養又美味,比起蘋果還是香水椰子,我最喜歡香蕉了。」

「呃,妳喜歡就好。」

直到那個同學轉身離開,我才趕緊把這麼噁心的香蕉塞到抽屜裡面,不想再被其他同學看到。

去福利社買麵包的時候,則是再也沒有別人讓路的優越特權,我只能任由擁擠的同學被推到牆角再擠到整個臉頰貼壁,最後,眼睜睜望著最後一塊麵包被個小胖學妹哼著歌愉快的拿走了。

「喂,那邊那個小胖學妹,勸妳最好趕快放回那塊麵包,因為我要買!」

抓著最後一塊麵包的小胖學妹也不干示弱,雙手環胸的檢視我,一副『就憑妳?』的囂張表情。

當然,我也不能輸,立刻也跟著雙手環胸,微昂起下巴,「不知道我誰嗎?我校園形象天使……」

我話都還沒有說完,就已經被吐槽,「呿,去年的吧,今年都還沒開始投票呢!」

呃……,這麼說也是啦。

就這樣,我兩手空空的落魄出了福利社,更慘的是這次連瓶鮮奶都沒搶到,還被那個目中無人的小胖學妹氣到快要發瘋,真不知道以前林可盈是怎麼買的……

 

「彤彤、彤彤,裡面好擠,終於買到了!」

「謝啦,不過林可盈,妳又忘了拿吸管了啦。」

「哎唷,妳就扯開這個新鮮屋的屋頂對嘴喝就可以呀。」

「才不要,妳去幫我拿吸管,我堂堂一個形象天使怎麼可以那樣喝鮮奶,一點都不美。限妳三分鐘之內回來,計時開始!」

「可是福利社很擠耶!人家剛剛還差點跌倒……」

「妳只剩下兩分四十秒。」

 

現在才知道不容易啊。

「林可盈妳這傻瓜,怎麼我叫妳怎樣妳就怎樣。」

不知道休學後的妳過得怎樣?還是一樣關在家裡不敢出門嗎?還會去肯德基點全家餐把一整桶炸雞都吃光光嗎?很抱歉那天我追著妳叫著妳怎麼肥得像一頭豬了……

「我應該要告訴妳,無論妳變得怎樣,那都不會影響我們之間的友誼才對啊。」

為此,一層又一層滿溢的歉疚感覺自我的胸腔裡翻湧而出,眼淚不知不覺的悄悄滑落,就在這個時候,一個精緻可愛的小紙盒突兀出現在我的朦朧視線裡,驀地打斷了我獨自寂寥的哀傷。

揚起目光,發現是那學弟站在我的面前,不動聲色的正瞅著我,我看見了他眸裡熠熠閃動的光亮,就像夏天的星辰那般燦爛。

當然,我已經不會再傻傻以為他會為了我掏面紙擦眼淚,於是,倔強的用手背抹掉眼淚才開口。「這什麼?」

「給妳吃。」

我還遲疑著,不是每次都擺出一副懶得理我的樣子,怎麼又突然跑來這裡關心我了?

見我愣愣的杵著,沒有伸手去拿,他只好解釋,輕描淡寫的語氣,「隔壁班女生送的,她們上烹飪課做餅乾,太多我吃不完。」

唷,所以,現在是來炫耀的嗎?我吸吸鼻子,心裡不怎麼情願接受,眼珠子一直盯著地面,沒有挪移過。

大概以為我的沉默是因為在擔心怕會踩到地雷,他還特地補上一句。「不是芋頭口味的。」

原來,我最討厭的是芋頭這件事情,他都記起來了啊……

「是嗎?那我吃吃看好了。」

伸手拿起一塊餅乾,小小咬了一口,香香的、脆脆的,雖然賣相不怎麼樣,但味道還不錯就是了,吃完,我又再拿了一塊看起來應該是巧克力口味的,邊吃邊說道。「不用太感動唷,想說上次你聽我傾訴,這次我就幫你吃餅乾,扯平。」

關於我所說的扯平,他不予置評的沒回答,倒是見我已經像隻小動物般的一塊接著一塊啃起餅乾,便沒事般的走掉。

「喂!」

半晌,他被我叫住的回頭。我晃晃手中的餅乾盒子,「餅乾,還滿好吃的嘛。」

他聳聳肩,一副『又不是我做的』的樣子,這次真的走掉了。

謝謝。

其實,這才是我真正想說的。

不知道他聽出來了沒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atpoet8705307 的頭像
catpoet8705307

貓一樣的少女

catpoet870530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