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

今年競選少了林可盈的幫忙,什麼都得要自己來。

雖然已經接連參選過兩次了,不過說真的,現在回想起來,我都只有在競選當天站上禮堂講台,微笑發表愛與和平那套狗屁宣言,然後揮揮手請大家多多支持投票給我喻彤呦,就這麼輕易當選了。

而那些貼在佈告欄上剪著漂亮花邊的競選海報和寫著超可愛字體的文宣傳單,我一概不需要參與。

就跟去福利社買鮮奶是一樣的道理,至今,我才明白林可盈的好。

「奇怪,都過了二十幾分鐘了,怎麼都還沒人來啊?她們是不知道要準時嗎?居然讓我自己在這邊等……」

總而言之,都過了約定好要來集合的時間,那些之前爽快說好會幫我做海報的同學一個都沒來,她們在我被抹黑之後閃得一個比一個還快,要嘛就是打死眼神不和我對上、要嘛就是突然聲稱自己必須要以課業為重所以不能留下來幫我。

反正就是這樣,我知道自己再等下去也無用,只能認清事實的儘早開始動手,笨拙的拿出鉛筆繪圖打草稿。

沒多久,那學弟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經過教室,看見獨自逗留埋頭苦幹的我,覺得奇怪,而我,正巧心有所感的抬頭。

那樣俊挺的身形及側臉被窗外餘暉映得一片光燦燦的,就像是漫畫裡那些閃亮亮的男主角一樣好看,他把白色制服的袖子捲起來露出修長的前臂,顯得特別乾淨俐落,第二顆鈕釦隨性敞開的領口底下是若隱若現的胸肌線條,一副運動完剛套上制服的樣子。

我看得直嚥口水,幾乎忘了要問,「你怎麼還在啊?」

「剛被約去籃球。」

「噢,人緣真好。」我淡淡說了一句。

他沒反駁,沒有想要說些『也還好啦』或是『還可以啦』這類自謙的話,那都不是他的個性,也抑或是,他的人緣真的很好,而且是不論性別族群的那種。

說完,原本以為他就會跟之前一樣的自己走掉,我埋頭苦幹的繼續上色,沒料到,耳畔傳來腳步聲,他已經靠近,逕自站在我的身邊瀏覽起我的傑作。

面對他似笑非笑的不發一語,我頓時羞赧得脹紅了臉,就算想遮也遮不住,乾脆直接放棄的說起洩氣話,「想笑就笑吧,美工方面就是我的罩門不行嗎?又不是長得漂亮就真的十全十美!」

見我還蹲在陰暗角落在地上畫著圈圈生悶氣,他便自己拿起了水彩筆,沾了幾個廣告顏料,開始修正我的畫風,不過眨眼之間,我的海報霎時從幼稚園小朋友畫的程度升級為國高中生的水準,視覺效果也從原本的平面瞬間跳躍起來,變得超級搶眼。

「超強的你,大哥!請受小的一拜!」

我看得傻眼,不禁發自內心的由衷驚嘆,激動得幾乎要跪下抱住他的大腿,而他早我一步抽身去沾顏料,儘管撲空,我還是非常崇拜的九十度角仰望,如果現在照鏡子的話,我的眼睛裡面應該充滿很多一閃一閃亮晶晶的小星星吧。

沒管我這麼誇張的反應,他只是依舊淡定,「以前學過。」

在那之後,就像是沒有明說出來的約定,但只要時間到了他就會自動現身,我忍不住因此偷偷懷疑,該不會這小子暗戀我想要藉由這些課後時間來親近我,進而打動我的芳心吧。

如果是他的話,我或許會考慮一下唷,畢竟,他這麼帥,我又這麼美,站在一起簡直天造地設的出色啊……

不過,再看看他冷著臉只顧著畫畫的表情,面對我主動遞給他的飲料也不怎麼領情的挑挑眉宇,示意要我先放旁邊、我再怎麼甜美微笑也都視而不見的繼續調色……

呃,好吧,這應該只是我想太多,他其實就是吃飽沒事閒閒才會過來晃晃順便幫忙、再不然就是他佛心來著決定日行一善。

「妳那個休學的朋友……還是沒有聯絡上嗎?」

話說回來,我倒有個還算稀奇的發現,就是雖然他老繃著一張酷臉,但其實他就是那種外冷內熱的人,而且,還會心思細膩的問起林可盈。

「沒有,雖然我每天都還是會打給她。」

不過,提到林可盈,我還是頗氣餒的哀怨起來,「有一次她終於肯接電話了,但好像是邊哭邊吃東西的樣子,所以話說得不是很清楚,只聽得出來她一直在電話那頭鬼叫鬼叫說什麼『早知道就不要和妳這種漂亮女生做朋友了』,還說那個大飛學長其實對她根本沒興趣,而且最後直接跟她撂狠話說『要不是妳是喻彤旁邊的小跟班我才懶得理妳』這類的話……」

「還有一次,電話被她姐姐接走,她一拿到電話就毫不客氣的叫我不要再打給林可盈了,還說林可盈已經被我弄到躁鬱暴飲暴食變胖子這樣還不夠嗎?我就解釋說,林可盈會變這樣我也很難過啊,她是我最要好的朋友耶,我怎麼可能還高興得起來,然後……

我話還沒說完,電話就被可欣姐狠狠掛掉了。」

「接著是上禮拜,因為越想越悶,覺得都是那個大飛學長亂放話害的,我對他一點都沒有那種曖昧的意思,但他怎麼可以反咬我一口,虧我當初還以為他是個超級陽光的體貼學長,沒想到現在整個形象大崩壞,所以我就跑到學長大學的門口去堵他,原本想要替林可盈和我自己討回公道的,卻……

 

「喻彤,妳來這裡幹麼?」

「還能幹麼?今天我們就把話說清楚啊!」

「我說過我可沒空陪妳們這些高中生玩扮家家酒!」

「誰跟你玩……」

「我還要趕去打工,大學生的生活可不是只有小女生的嬉鬧而已。」

 

呿,什麼小女生的嬉鬧?大學生了不起嗎?好歹明年的這個時候我也是大學生一枚了啊,囂張個什麼勁!

「吼,不說還好,說了就越想越生氣耶,真應該殺了那傢伙為林可盈出口氣!」

話才脫口,學弟便譴責似的睨我一眼。

「說說的不行唷……」見他那個反應,我沒好氣的自言自語,然後,突然靈機一動的……

這個瞬間,我們沒有說話,卻已經在彼此錯綜交雜的眼神裡交換了所有的對話。

他眼睛閃著『妳要做什麼我都知道』警示目光。

『確定真的我要做什麼你都會知道?』而我挑眉回望。

『勸妳少動歪腦筋!』

『你又知道我要做什麼了?』

才怪!

我偏不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atpoet8705307 的頭像
catpoet8705307

貓一樣的少女

catpoet870530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