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

時間很快的來到形象天使選拔政見發表的當天,週會時間一到,全校的同學都聚集在禮堂內。

我百般不屑望著陳艾琳裝可愛的說希望世界和平、希望校園裡大家都是好朋友、希望自己能為學校帶來更活潑朝氣的新氣息,忍不住覺得可笑,這麼腦殘的政見曾經是我的宣言。

「下一位,候選人喻彤同學請上台!」

我胸有成竹的走上台前,該是個有頭腦的人來發表了吧!

「艾琳學妹的演講真的很精彩,說真的,我內心非常贊同她。」

她還在台下聞聲起身,朝大家賣萌的擺出招牌『啾咪』手勢。

「畢竟,一兩年前,我也曾用這麼天真的演說為自己贏得形像天使的寶座,所以,我內心非常贊同她。」

等我說完,她才好傻好天真的轉回頭來狠狠瞪了我一眼,氣嘟嘟的坐下。

「很遺憾的,世界和平向來都是個不可能成真的願望,我們永遠活在暴力的陰影底下,就連在校園裡也是無以倖免,除了屢見以大欺小的霸凌事件、甚至是刻意造謠的言語霸凌,這其實都是我們可以避免的。」

台下突然變得異常的安靜。

「擁有強大力量的同學,你不應該欺負弱小,因為欺負他們不會讓你變得更厲害,還有,那些散布謠言的同學,以為你們這樣胡說八道很有趣嗎?你們卻不曉得已經傷害到當事者的名聲和心裡了,謠言止於智者,我們要相信自己的朋友,更要關懷友愛自己的同學,我今天有幸站在這裡,就是希望能夠為正義發聲,在這個混亂的社會裡……」

半晌,原本靜默的現場開始有窸窸窣窣的聲音出現,此起彼落的紛紛議論著。

「她說什麼呢?是要競選政治人物嗎?還正義發聲哩,莫名其妙!」

「她應該是在說她自己吧,說什麼傷害到當事者的名聲和心裡,明明就是她搶人家男友還敢說……」

「對呀,還以為我們不知道嗎?整個校園都傳開了還在那邊裝純潔,真叫人作噁!」

結果,不難想像,政見發表完的投票之後,校門口迴廊懸掛那幅形象海報已經換成了陳艾琳燦爛笑容的版本。說真的,我還真想揪人衣領的問問,才沒幾天的時間,是有這麼急著要把我換掉嗎?我真有那麼礙眼?難道當年眾星拱月的盛況都是虛情假意?

「看,艾琳的海報出來了耶!」

「天哪,她好可愛!」

「艾琳!我的女神!我愛她!」

放學時間,眼見著大家一個接著一個撞過我的肩膀向前,移情別戀的擠在那張海報前熱絡討論起來,而我則被孤立似的獨自站在稍遠的台階上,揚著視線看著海報上陳艾琳勝利的面容,揉揉眼睛,沒有任何眼淚,只是眼眶紅得厲害,在風裡發脹。

突然,有種世界末日般絕望的氛圍將我圍繞,並且把我完完全全的隔離起來,我的頭頂是烏雲密布正下著傾盆大雨,落寞得不知道該怎麼面對這個已經分崩離析的局面。

「唯翼唯翼,你覺得我這張海報好看嗎?本來人家比較喜歡另外一張的說……」

我不想看見,但是他們兩個就這樣從我面前風一樣的掠過,捲起一陣冷空氣擦過我的臉龐,不禁心寒。

他不語而笑,為什麼,看著她說話的時候眼神這麼溫柔?

他們認識嗎?什麼時候認識的?身為轉學生的他怎麼這麼快就跨年級去認識到一年級的陳艾琳?

「呿,這勢利眼的傢伙,跟別人一樣搖著尾巴靠過去沾光了是嗎?哼哼,算我看走了眼,還以為你有那麼點不同,結果還不是沒兩樣,算了算了,反正不跟你說話我也沒差!」

是啊,我們兩個除了住在隔壁、上學偶爾會遇見,再加上也不需要他幫我畫競選海報了,從此之後不會再有什麼交集,他要和誰好我根本管不著,儘管如此,心裡怎麼卻還那麼寂寞?

不會再有什麼交集了啊……

只要想到這裡,心就悄悄地發著疼,但不知何以。

 

 

「我沒有哭,只是眼睛濕濕的而已。」

回到家的整個晚上,我把自己反鎖在廁所裡,站在鏡子前面自言自語。

「對啊,幹麼要哭,反正我早就當膩了形象天使,所以,沒有當選我一點都不會難過,唷,對了,還有隔壁住的那勢利眼傢伙,他愛跟誰好就跟誰好,就算和陳艾琳那個啾咪做作女粘在一起、貼在一起、抱在一起、我都一點也不在乎,反正那是他的自由,我才不會難過,所以,這不是眼淚,只是眼睛濕濕的而已。」

在自己對自己說了第三百六十七遍『這不是眼淚』,幾乎已經抽掉一盒面紙的我,卻還止不住瘋狂掉落的傷悲。

 

「彤彤,妳這麼漂亮氣質又好,我一定要幫妳報名參加!」

「我對妳有信心!我們家彤彤最美!」

 

夜裡,我還夢見,一年級剛進學校林可盈說要幫我報名的那個時候,我們兩個嘻嘻哈哈的笑著鬧著,我不懂,為什麼一覺醒來,我所認知的那個世界就已經支離破碎的徹底瓦解……

已經,不存在了。

「哇靠……邊站!」

隔天早上起床,我好不容易撐起酸澀不堪的眼皮,走到廁所,一開門便被鏡中反映出來的自己給狠狠嚇了一跳。

天哪,這個眼睛像被蜜蜂叮到腫大、眼袋快垂到下巴來的醜女人是誰?她怎麼穿著我的Hello Kitty睡衣、頭上套著我的粉紅蝴蝶結髮帶?

「妳究竟是誰?快把我的漂亮臉蛋還給我啊……」

就在我神經質的對著鏡子大吼大叫的近五分鐘過後,耗費了不少精神氣力,這才逐漸冷靜下來,轉頭翻箱倒櫃找出了一隻爸爸外面野女人送我的名牌太陽眼鏡,趕緊戴上。

為了避免遇見那個現在最不想遇見的人,出門之前,我還偷偷摸摸的探出腦袋,伸長脖子東張西望確認過那學弟沒在視線範圍,才要抓起書包衝出門,好死不死就這樣被逮個正著。

我懷疑他根本就在我家門前有裝監視器吧?不然怎麼能夠這樣分秒不差的堵到我啊?

我趕緊別過臉去,就想掩飾墨鏡底下哭了一夜的紅腫眼睛,只是,嘴上還忍不住自認倒楣的碎唸,「世界上哪有這麼剛好的事,才一出門就遇見你……」

他倒是神情自若的瞥了我一眼,丟了這句,「欲蓋彌彰!」

「什麼意思?什麼欲蓋彌彰?我這……」叫作流行,人家千頌伊出門也戴著墨鏡啊,時尚什麼意思懂嗎?時尚的英文怎麼唸又知道了嗎?拼得出來嗎?Fashionf-a-s-h-i-o-n

我還沒叫完,他又是逕自轉身,進了自己家門,只留我一個人在原地頗神經質的嘰嘰亂叫,「奇怪耶,這人是有沒有禮貌啊?怎麼每次都不聽人家把話說完就走掉!喂!有種你就別走,給我說清楚你剛剛說我欲蓋彌彰到底是什麼意思呀!」

眨眼之間,他又回到我的面前,手上多了一瓶可樂,直接遞到我的眼前。

「幹麼,我又沒有口渴……」

我沒接收,他倒是已經將冰過的可樂瓶湊上我的臉龐,頓時,感到一陣沁涼,「不是讓妳喝,是給妳冰敷用的,眼睛不是腫得不能見人了嗎?妳該不會真的打算戴著一副大墨鏡走進學校吧。」

我愣了愣,他說的不無道理,我總不能這麼招搖的踏入學校,省得到時又要引來目惹人非議,但是,想起自己還在生他的悶氣,於是,心情彆扭的撇過頭去。

「才不要你同情,不是陳艾琳一獲選就整個人貼上去了嗎?去找她啊,幹麼還來跟我說話?告訴你,我可不會裝可愛用娃娃音叫著唯翼唯翼的,然後還噁心巴啦的擺出『啾咪』手勢唷。」

「嗯,知道了,妳不會裝可愛用娃娃音說話,畢竟妳也不適合。」

「你……」

儘管他只是說話中肯的直白,但我還是被氣得說不出話來,乾脆把冰過的可樂直接推回去他的臉上,乾脆拒絕他的好意。「這還你,我才不需要!」

他沒好氣的躲開,直到對上了我任性倔強的眼睛,他才又放軟,再度把可樂湊到我的臉龐,一臉也不知道自己到底為什麼要費心和我解釋的無奈。

「她是我媽同事的女兒,我和她從幼稚園就認識了,所以,不是陳艾琳一獲選我就整個人湊上去的。」

「真的嗎?」聽完他解釋,我還難以置信地又喃喃問了一遍。

此刻,面對著我的他,逆光站在暖黃色的晨曦底下,像被籠罩進煦煦日暮般的氛圍裡,只差一對潔白的羽翼便能完美詮釋天使的夢幻化身,我感覺自己逐漸被他融化了,感動得幾乎就要痛哭流涕……

「所以,你還是站在我這邊的對嗎?不是像其他人那麼牆頭草、勢利眼的對嗎?」

然而,方才說得落落長一串的解釋已經算是他容忍的最大極限,他再沒開口的走掉,而我,回過神來,急急跟上他的腳步。

「那……這瓶可樂,我是怕拒絕了你會傷心,所以才拿來用的唷!知道吧?喂,怎麼每次跟你說話都不回,是有在聽嗎,奇怪欸你!」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atpoet8705307 的頭像
catpoet8705307

貓一樣的少女

catpoet870530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